所在位置: 首页  >要闻

【家规·文化地理】梅花岭散记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7-09-12 08:00

史可法纪念馆

  从扬州市区的辕门桥北去,经过史可法路通过古城河上的石桥,便是“梅花岭”,岭下为史可法的祠堂。

史可法纪念馆·祠堂内景

  踏进史公祠大门,逶迤而西便是史公纪念堂,堂中高悬史公肖像,红袍乌纱,威严凛凛,栩栩如生,给人庄严肃穆之感,使人油然而生一种尊敬之情。

  堂中四壁悬挂着许多缅怀史公的对联,史公座像两旁的一副,上联书“生有自来文信国(文天祥,封信国公,又称文信国)”,下联是“死而后已武乡侯(诸葛亮曾受封武乡侯)”,高度概括了史公忠贞报国、死而后已的精神。还有一副对联悬于堂前两侧:“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故臣心”,把史公的爱国精神比如梅花明月,千古长存。

史可法纪念馆内梅花岭

  梅花岭是明代万历时扬州太守吴秀所筑(开河垒土),岭间种梅花万株,史公扼守扬城时曾在岭下誓师,史公生前又有遗言“我死后当葬梅花岭”。顺治二年(1645年)四月二十五日,史公被执就义,尸骨不可寻觅,义子史德威于史公殉难的第二年以其衣冠葬于梅花岭下。今天当人们谈到“数点梅花亡国泪”时,总会生发许多感动。唐人徐凝诗中有“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句。这本是诗人用来形容唐代扬州的繁华,现在用到“二分明月故臣心”的对联中,令人不胜感怀。

史可法纪念馆内史可法衣冠冢

  悬挂在纪念堂北壁的有郭沫若和邓拓的诗句。郭沫若写的“国存与存亡与亡,巍峨庙貌甚堂堂;梅花岭下遗香在,铁熕何时返故邦?”邓拓的诗句是:“烽火扬州创痛深,千秋死节壮军心;生刍一束梅花岭,莫洒英雄泪满襟。”

  还有一首诗为人所赞赏:“三百年来土一丘,史公遗爱满扬州;二分明月千行泪,并作梅花岭下秋。”这是郁达夫先生的作品。

史可法纪念馆内遗墨厅

  祠内还陈列了史公不少的遗墨和遗作。纪念堂的西壁,悬挂着史公对联一副:“斗酒纵观廿一史,炉香静对十三经。”上联豪放,下联含蓄,给人浓郁的诗意。史公是明朝末年的进士,自幼好学。相传天启元年,史公入京应试,由于生活不太宽裕,便住在北京的一座古庙里,每天读书到更深。一次在大雪纷飞的夜里,由于用功过度,精神疲倦,文章刚写完草稿便伏案而卧,至天明不醒。这天适巧京畿视学大臣左光斗外出巡视,经过古庙时看到史公面前的文稿,惊其文才出众,认为日后必成大器。“斗酒纵观廿一史,炉香静对十三经”这便是史公刻苦读书的写照。

  堂内还悬有“自学古贤修静节,惟应野鹤识高情”的木刻楹联,也是史公的遗作,表达了史公的心情。野鹤,指志趣高洁的人,史公把他们引为知已,也是在慨叹当时环境下壮志不得酬的遗憾。

史可法纪念馆内祠堂

  收藏在祠内的史公文集,集中所载史公书信,也是感人至深的作品。六封书信中,两封是给当时朝廷的,一封信上说:“败军之将不能言勇,负国之臣不能言忠,身死封疆,实有余恨。”另一封信上说:“遭时不遇,有志未伸,一死以报国家,固其分也。”令人钦佩,激人爱国之感。这六封书信,五封写于清兵围攻扬州的第二天(清顺治二年四月十九日),一封写于史公殉难的前四日。清兵进攻扬州的重点放在城的西北角,史公万死不辞地亲守西门,四月十九日给他叔父和长兄的信即书于西门城楼。

  扬州城下两军剧战中,清兵元帅多铎曾几次写信给史公,许其高官厚禄,进行诱降,书信都被史公撕得粉碎。城破以后史公被执,临死不屈,指着多铎痛骂不绝。清代全祖望在他的《梅花岭记》中说:“余百年后,登梅花岭与客述忠烈遗言,无不泪下如雨。”当是出于真情实感。

  看过史公祠的许多浮雕石刻,不难想到几百年来人们对史公的无尚崇敬,刻在碑林中的“史阁部答清睿亲王书”,刀工苍劲有力,字纹深浅均匀,迄今字样完好无缺,可以说是精心之作,表现了人们对史公的热爱。

史可法纪念馆内梅花仙馆

  嵌在梅花仙馆前墙壁上的四幅石刻梅花,也为游人赞赏不绝。古人爱梅,常以梅花不畏风雪、铁骨冰心喻品行高洁之人。据介绍,四幅梅花图是李啸白(清代嘉庆和道光年间扬州有名的石刻能手)所刻。清代《履园丛话》作者钱泳在他所作的跋中夸赞为:“老干丛花,疏影横斜”。

俯瞰梅花岭

  出梅花仙馆西去,有一座假山蜿蜒在史公衣冠墓之后,梅花满山,登山可览全祠景色。从山上俯瞰而去,梅花岭前古银杏两棵,枝干挺拔,正象征着史公不朽的爱国精神。(文/钱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