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要闻

“墨点无多泪点多”,6封遗书和17封家书感人至深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7-09-12 08:00

三、秉承正气图报国 

  早在他父亲一代,史可法家中已经贫寒,但史可法十分勤奋好学,史书中记载了一则他遇上恩师的故事:

  天启元年冬天,19岁的史可法在独自赶考的途中,因无钱居住客栈,便寄宿在一座古庙里。一天,时任京畿视学大臣的左光斗,在微服私访的途中,一行数骑,为避风寒,进入了这座古庙。进庙后他们看见庑殿中有一书生伏案而卧,一旁还有一篇刚刚写成的文稿。左光斗拿起文稿一看,文笔不凡。再看看他衣衫单薄,和衣而寐,内心十分怜爱,便脱下自己的大衣披盖在沉睡的史可法身上。左光斗为史可法掩好门后,找到了庙里的僧人,打听到这个年轻人是一位前来应试的考生。考场上,史可法才思敏捷,奋笔疾书,因才华出众,最终以直隶八府第一名的成绩荣登榜首。

  后来,左光斗把史可法带到家中,对妻子说:“他日继吾志事,惟此生耳。”此后,左光斗收史可法为弟子,让他居住在官邸,并且月给薪米,让史可法赡养老母。史可法受老师知遇之恩,愈加发愤苦读,立志报国。

  天启五年,左光斗受诬陷下狱,但他坚守大义,至死不屈,这对史可法的一生影响很大。

 

史可法纪念馆内景 

四、封封家书励后人 

  扬州城破前四天,史可法给家人捎上最后一封遗书:“北兵于十八日围扬城,至今尚未攻打,然人心已去,收拾不来!法早晚必死……太太苦恼须抚,四太爷、大爷、三哥大家照管……书至此,肝肠寸断矣。”

  史可法捎回家的这封遗书,全文不足百字,篇幅虽短,却可歌可泣。清代著名诗人袁枚在《题史阁部遗像》一诗中,极为沉痛地评论道:“且喜家书在,银钩字数行。凄凉招命妇,宛转托高堂。墨淡知和血,篇终说断肠。当时濡笔际,光景莫思量。”

  这封家书,又称“绝命书”,“墨点无多泪点多”,“血泪斑斑马革心”。即使在四百年后的今天,阅读这封家书,依然能够感受到史公拈笔时的凄凉心境,同情而感伤;但更为其中昭示的英雄气节,钦佩且景仰!这封家书,表述的是“头颅一掷为苍生”的义无返顾,承载的是“宁为玉碎不瓦全”的亮节高风。

  在后人编辑的《史可法集》中,除收录了史公所书的奏疏、书牍、杂文、诗词外,读来最令人动情的就是那6封遗书和17封家书。如写给父母的:“每一念及,不禁涕零。惟愿父亲、母亲宽怀,不必以男为念”;写给夫人的:“惟父母事大,全在夫人委曲尽心。家间门户要谨慎,待东宅大小人要谦厚些,待使下人要宽些”;写给八弟可模的:“吾弟完婚后,当以进取为志。”句句读来,即使是外人,也能感受到字里行间的拳拳之心、谆谆之意。

  史可法为官廉洁,虽历任御史、总督、巡抚、兵部尚书等,职高位显,但在家书中却多次提到家中的困境。八弟新婚了,史公给八弟的信中却写道:“买房一事,当即停止。此时贫甚,那得数百金也”;家中缺少用度了,史公给夫人的信中却说:“夫人可将簪珥衣服,或当或卖,暂供日用”;当亲友有事时,史公却要求夫人:“五婶母事该相助,但此时手中空乏,不能雇人,今寄去银十五两备用”;家书中,史公多次提及的一句话就是:“让得人,受得苦,才是享福之人”。封封家书,字字珠玑,令人感伤,更令人感佩。

  史氏后人、国家教育行政学院教授 史朝: 

  史公家书中表达出的信念,一直为我们史氏后人所遵从。这种信念就是:当面临家国大义的时刻,所表现的宁死不屈、奋力抗争的精神。这里有个典型的事例:当扬州城城破的时候,史公的弟媳李氏,面临敌军大将的威逼“自裁而死”。清代著名史学家全祖望在《梅花岭记》中详细记载了这一事例,并且无限感慨地写道:“呜呼……圣贤家法,其气浩然,常留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