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要闻

一生著述仅6000余字,周敦颐为何被誉为“理学开山鼻祖”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7-07-04 08:00

  北宋著名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周敦颐(1017-1073)世称“濂溪先生”“周子”,是宋明理学开山鼻祖,今年恰逢其诞辰1000周年。

  周敦颐在世之时,人们只知道他“政事精绝”,宦业“过人”,尤有“山林之志”,胸怀洒脱,有仙风道骨。但没多少人知道他的理学思想,只有南安通判程珦(字太中)知道他的理学造诣很深,并将两个儿子——程颢、程颐送到他的门下,后来二程均为著名理学家。

  至南宋,周敦颐声名振起,学者胡宏等人开始对濂溪之学倍加推崇。起到关键作用的是理学集大成者朱熹,他对周敦颐评价很高,为他作事状,又为周敦颐的《太极图说》《通书》作注。南宋“东南三贤”之一张栻更称他为“道学宗主”。

  于是周敦颐盛名一时天下传颂。九江、道州、南安等地纷纷建濂溪祠纪念他;宋宁宗赐周敦颐谥号为“元”,因此周敦颐又被称为“元公”;到宋理宗时,从祀孔子庙庭,确定了周敦颐的理学开山地位。

  周敦颐的哲学思想具有划时代意义。由他的哲学思想发展而成的理学,成为中国思想史上七百年不动摇的官学。但是,他的著述甚少,一辈子留给后人的主要著作有:《通书》2832字、《太极图说》249字、《养心亭说》140字、《爱莲说》119字、《拙赋》65字(含序)、若干诗词书信等,共计6000余字。

  名传后世的《爱莲说》中,周敦颐以莲花喻君子的人格,成为后人此类譬喻的楷模,有开山的意义。以莲花喻君子并侧重于“出淤泥而不染”,是强调人和环境之间的关系。对于君子来说,环境可以不如意,但人格必须高尚。文中几种花的比较,实际上是几种不同人格、不同价值取向的比较。人生在世,不能被物欲所遮蔽,应该有一片精神上的净土,有一处精神上的美好家园。这种标举,在今天依然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拙赋》作于永州任上,全篇只有40字,加上序25字,总共65字,可以称得上一篇“微博体”的超级短文。但这篇短文,却集中地体现了周敦颐的政治思想与理念。周敦颐奉行和向往的是“上下安顺,风清弊绝”的和谐景象。风清主要是指官场风清气正。官场风气清正了,各种弊端才能得到抑制、减少。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端正官场风气,提倡“老老实实做人,老老实实做事”,反对一切华而不实、投机取巧的行为。他写这篇短文的目的,就是要崇拙而去巧,颂拙而耻巧,以期形成一种风清气正的良好氛围。

  由于这篇短文意义重大,后人为纪念周敦颐,在永州通判厅的后面建立“拙堂”,将《拙赋》刻于堂中石碑之上。

  《太极图说》就更加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了。《宋史》的评价是:“(周敦颐)博学力行,著《太极图》,明天理之根源,究万物之终始。又著《通书》四十篇,发明太极之蕴……其言约而道大,文质而义精,得孔、孟之本源,大有功于学者也。”

  《太极图说》的突出贡献是“三论”:

  (一)宇宙论:《太极图说》是一个言简意赅的宇宙发生发展论纲。全文仅249字,却被奉为“宋理学之宗祖”。因为它是中国思想史上第一次系统地、完整地论述宇宙发生、发展的著作,对而后来儒家学说的更新与发展产生了重大的推动作用。《太极图说》将宇宙演化过程归纳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无极而生太极”;第二阶段:从“太极”到“阴阳”;第三阶段:从“阴阳”到“五行”;第四阶段:从“五行”的运动到“万物化生”。综上所述,周敦颐的宇宙发生论,可以概括为这样一个公式:无极——太极——阴阳——五行——天地万物。

  (二)动静论:在谈到动静问题时,《太极图说》较好地解决了阳动与阴静的关系。周敦颐把这种关系概括为四句话:“动极而静,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在周敦颐看来,阳动与阴静,既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而且还相互转化。静止中有运动,运动中有静止。这便是万物生生不息、变化无穷的基本规律。1000年前的周敦颐就能如此精辟地阐释“运动与静止”这一哲学命题,确属可贵。

  (三)人生论:《太极图说》的目的在于把宇宙论和人生论结合起来。关于“人生论”,周敦颐概括为四条:人,万物之一也(人也是生生不息的宇宙产物之一);万物中,人最灵而善恶分(人是禀阴阳五行之灵秀而成,具有思维能力,更有万物不备的善恶观);中正仁义而主静,立人极焉(突出人的特别之处在于道德品性,并以此作为立“人极”的标志,从而强调人当以“中正仁义”作为人生准则,以“主静无欲”的方法进行修养);死生之说,大哉易也,斯其至矣!《太极图说》的最后,周敦颐强调唯有对大“道”有真切体认的人才享有最宝贵的财富。这是一种因自我生命之原发舒展获得的充实和快乐,是对生命本质的彻悟。

  周敦颐不但廉洁为官,而且廉洁治家。他曾自诗云:“芋蔬可卒岁,绢布是衣食,饱暖大富贵,康宁无价金。”他崇信好义,“以名节自砥砺”,平生不慕钱财,爱谈至理,他认为“君子以道充为贵,身安为富”。他尽管自身并不富裕,但还把自己的积蓄绝大部分用来帮助故里宗亲。

  他经常告诫家人:钱财身外物,够用即可;房舍遮风雨,够住就行。正是周敦颐的清廉治家,从严教子,他教育的两个儿子都高中进士,长子官至司封郎中,次子为徵猷阁待制。

  根据周敦颐治家思想总结出的《周氏家训》基本内容皆为弘扬清、正、和之精神,其中的“规行矩步”“立身厚道”“尊老爱幼”以及“出仕为宦,官清吏瘦;摄职从政,报国为民”等,皆体现了“爱莲”文化的精髓并教化了历代后人,使后人中为民者“积德、行善、慈爱”;为官者“兴农事、重教化、救良民”。

  总之,在学问上,他是宋代理学的开山人;在文章上,他写出了《通书》《太极图说》等惊世之作;在教育上,他是理学奠基者“二程”的导师;在能力上,他初出茅庐,就令“老吏弗能如”;在品格上,他“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崇拙而耻巧;在仕途上,他“尽心职事,洗冤泽物为己任”;在清廉上,他“服御一敝箧”,官清赢得梦魂安;在治家上,他清正淡泊……

  他,就是周敦颐!人格的楷模,廉吏的榜样。(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郦波;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 蔡厚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