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要闻

李荣新:廉洁由来是家风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7-02-21 08:30

  元代名臣苏天爵不仅是一个为政清廉的好官,也是在历史上很有名望的学问家、思想家。他的成就背后既有自身的勤勉努力,也有深厚的家风涵养。

  一、世代藏书熏陶出书香人家

  一条早已干涸了的老河道,因一个人,一部书,便融入在历史的长河里,涓涓不息。这条河便是滋河。

  金末元初,苏天爵的先祖们来到真定城(今河北正定),在“真定之北,滋溪之阳”安家筑屋,后来成为苏家田庐坟墓之所在。苏家“作屋三楹,置书数十卷”,此后数代人或“手自抄校”,或广泛搜求,终有数万卷存书。

  到苏天爵出生时,苏家的滋溪书堂藏书已十分丰富,但苏天爵父亲苏志道仍先后购书万余卷,以充实书堂。这样的书香氛围对苏天爵少年时代的学习以及以后的著述大有裨益。

  此外,一贯以来,苏氏一族都对子孙严格要求。苏天爵的曾祖父苏诚,在乡人还没有“知学者”的情况下就“独能教其子,为乡人先”。祖父苏荣祖对膝下独子苏志道(苏天爵的父亲)的教育和要求更是严格而毫不娇惯,以至乡人见其对子如此严厉,都纷纷劝道:“君才一子,盍少宽!”苏荣祖听后必正色对曰:“岂以一子故不教之也耶?”

  在这种家风影响下,苏天爵自幼博览群书,博学强记,史学、文学功底十分深厚。在国子学读书时,即以“力学善文”知名,步入政界后仍“嗜学不厌”。到了元朝末年,苏天爵晚年时,史料记载“中原前辈凋谢殆尽,天爵独身任一代文献之寄,讨论讲辩,虽老不倦”,成为学术界的领军人物。

  苏天爵一生参与过元朝很多文献史籍的整理、修改、编纂,比如《武宗实录》《文宗实录》。他对史学编纂著述的态度十分严谨,尊重史实,一丝不苟。后来他自己也编著了《国朝名臣事略》《国朝文类》等著作。在文学上,苏天爵也有重要的成就,他的《滋溪文稿》至今还在印行。该书共收有各种诗文三百多篇,文笔简洁,文风厚重,其中记述的人物和事例,不少具有史学的参考价值。

  二、清廉家风父子相沿

  苏天爵的父亲苏志道,以吏起家,清廉奉公,官至岭北行省左右司郎中(从五品)。曾参与处理江南白云宗狱及岭北行省赈济饥民事件,颇有声誉。

  苏志道为官20 多年所表现出的“廉洁奉公、勤政为民”的品质直接影响了苏天爵后来的为官品格,成为苏氏子孙宝贵的精神财富。

  “内正身心以端其本,外修刑政以辅其民。”苏天爵子承父志,为官34年,清正廉洁,秉公执法,不徇私情,刚正不屈,不畏权势,敢于同贪污腐败做斗争,揭露、惩治了很多徇私枉法的贪官污吏,被时人、后世誉为 “元代包公”“苏青天”等。

  苏天爵受到如此赞誉,究其原因,大致有三:其一是从官职上看,苏天爵从政生涯中担任过的二十多个职务中,有关行政监察的职务就有八个,负责平反冤狱、监督百官、奏疏上谏,这与宋代包拯主要担任的通判、监察御史等职责大致相当;其二是从作为上看,苏天爵一生昭雪冤情、惩恶肃贪,办理了不少疑难案件,弹劾了不少官员,因其处事果断、思维缜密、逻辑严谨,断狱如神,得到了官场和百姓的普遍赞誉。有的典型案例记于史册,有的被改编成戏曲,至今民间还有流传,这与包拯也颇为相似。三是从品性上看,苏天爵不畏权势、刚直不阿、克己奉公,铁面无私,这与包拯又是如出一辙。因此,与包拯类比,称苏天爵为元代的包公有着充分的事实依据和深厚的社会基础。

  今天当我们细细品读关于苏天爵事迹的历史资料时,从他履行职责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办事为政的宵衣旰食、夙兴夜寐,惩治腐败的坚决果断、毫不留情,为民请命的侠骨柔肠、体恤怜悯中,既可以看出他宽广丰富的情感世界、光明磊落的处事风格、正直善良的人文关怀、质朴高尚的个人操守,也能感受到苏氏家风家训持久而深厚的力量。其家风家训中所体现出的“治学”“治世”“治家”“治吏”等方面的积极内涵,至今给予我们重要启迪。(文史学者 李荣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