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要闻

周可真:博学于文 行己有耻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6-11-22 08:00

  顾炎武的家庭教育是比较严格的。嗣母王氏尤其重视伦理道德的教育,顾炎武幼时即授之以《大学》,又“授以《小学》,读至王蠋忠臣烈女之言,未尝不三复也……于刘文成、方忠烈、于忠肃诸人事,自炎武十数岁时即举以教。”

  嗣祖父顾绍芾则极重视对顾炎武学风的训导和学德的培养,曾教导顾炎武“士当求实学,凡天文、地理、兵农、水土及一代典章之故,不可不熟究。”又训之曰:“凡作书者,莫病乎其以前人之书改窜而为自作也”,要求顾炎武始终坚守原创的学术道德。顾炎武后来提出“博学于文,行己有耻”的学术原则、“前世所未尝有,来世所不可无”和“文须有益于天下”的创作原则,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其家教的结果。

  孔子曾分别提出“博学于文”和“行己有耻”这两个观点,顾炎武首次将这两句话抽出来,合在一起谈,强调了“学”(学品)与“行”(人品)的统一。于“学”,他强调“博学”和“广师”相结合,读万卷书,听万人言;于“行”则特重“耻”,以为“(礼义廉耻)四者之中,耻尤为要……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并强调“行己有耻”之于士人,是“不耻恶衣恶食,而耻匹夫匹妇之不被其泽”。也就是说,士人之耻莫过于对天下百姓没有做出过任何贡献。顾炎武的这种思想,可谓高屋建瓴,振聋发聩。

  在顾炎武看来,坚持“行己有耻”,关键是要做到“先义后利”,把他人和社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来考虑,而非倒过来将自己个人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顾炎武说:“君子得位,欲行其道;小人得位,欲济其私。欲行道者,心存于天下国家;欲济私者,心存于伤人害物。”“心存于天下国家”而“行道”,就是“义”。顾炎武也用他的这种思想来训导其得位从政的外甥:“必有体国经野之心,而后可以登山临水;必有济世安民之识,而后可以考古论今。”

  顾炎武是明清交替之际的一位杰出爱国者,宋明理学到清代朴学转变过程中的一位继往开来的学术领路人。他所以能成为这样一位伟大学者,根本是由于其深爱其国。他在其临终绝笔而定的《日知录》中提出了被近人梁启超概括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著名论断:“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顾炎武认为伦理道德是国家赖以存在的文化基础,也是人之所以为人者的根基所在。顾炎武所欲力保的“天下”本质上就是以“仁义”为精神内核的儒家文化,这是他所认为的其所爱之“国”的根本。(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周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