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要闻

“采菊东篱下”的田园诗人陶渊明怎么教育子孙?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6-07-12 08:30

  世人皆知陶渊明洒脱豁达,以“隐逸诗人”“田园诗派创始人”“不为五斗米折腰”和诗歌“篇篇有酒”等扬名。事实上,陶渊明还是一个特别注重家教的诗人,留下不少经典的教子诗词和训子箴言。

  陶渊明特别注重继承祖先的优良传统。他曾经写过一篇《命子》诗,在这首诗中,陶渊明追忆了陶氏家族的功德和传统,歌颂了汉高祖时的右司马愍侯陶舍,说他“抚剑风迈,显兹武功”,佩带长剑,豪气干云,出生入死,平定战乱,建功立业。又歌颂了祖父陶茂,说他“直方二台,惠和千里”,也即为官一方,能够以仁义之德造福苍生。在《命子》诗中,陶渊明尤其表现了对曾祖父陶侃的敬佩之情,说:“桓桓长沙,伊勋伊德。天子畴我,专征南国。功遂辞归,临宠不忒。孰谓斯心,而近可得。”陶侃英姿威武,功勋卓著,道德崇高,以致天子赐爵,将领军队平定战乱。功成之日,毫无居功自傲之心。如此高尚之心,在东晋能有几人?在历述陶氏先祖功德之后,陶渊明表达了对儿子的希望:“卜云嘉日,占亦良时。名汝曰俨,字汝求思。温恭朝夕,念兹在兹。尚想孔伋,庶其企而!”希望儿子将来成为一个有作为、有抱负的人,温和恭敬,效法先贤。陶渊明在为官的生涯之中,将功德和名利分得一清二楚,他想做的是“大济于苍生”的好官,而不是贪图荣华富贵之辈。但一旦缺乏建功立业的条件,就不如毅然归田,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陶渊明特别注重教育儿子读书。陶渊明自幼修习儒家经典,《荣木》诗序说他“总角闻道”,也即少年时就已经受到良好的儒家教育。《饮酒》诗说:“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经。”特别是在《与子俨等疏》中,他说自己:“少学琴书,偶爱闲静,开卷有得,便欣然忘食。”为此就有《责子》诗,责备儿子不喜欢读书,“阿舒已二八,懒惰故无匹。阿宣行志学,而不爱文术。雍端年十三,不识六与七。通子垂九龄,但觅梨与栗”,一一指出儿子们存在的问题,勉励他们好学奋进,成为良才。

  陶渊明特别注重教育儿子善待他人、兄弟和睦。陶渊明当年到彭泽当县令时,家里只有小孩,劳动力奇缺。为此他从彭泽派来一名劳力,帮助儿子料理砍柴挑水之类的杂务,同时给儿子写了一封简短的家书:“汝旦夕之费,自给为难。今遣此力,助汝薪水之劳。此亦人子也,可善遇之。”意思是说,每天的生活开销,靠你一个人很难应付。现在我派一名劳力回家,让他帮你做些砍柴挑水的力气活。但他也是别人父母养大的孩子,你要好好对待人家啊。这封信,充分体现了陶渊明对待普通百姓的仁爱之心。

  陶渊明的教子之心,更集中体现在《与子俨等疏》这篇家书之中。他说:“汝等虽不同生,当思四海皆兄弟之义。”说你们兄弟几人,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应当牢记“四海之内皆兄弟”的道理。为此陶渊明举了几个故事:

  “鲍叔,管仲,分财无猜;归生、伍举,班荆道旧;遂能以败为成,因丧立功。他人尚尔,况同父之人哉!颖川韩元长,汉末名士,身处卿佐,八十而终,兄弟同居,至于没齿。济北汜稚春,晋时操行人也,七世同财,家人无怨色。”

  一个是春秋时期鲍叔牙和管仲的故事。鲍叔牙和管仲两人是好朋友,彼此相知很深。他们两人曾经合伙做过生意,分利的时候,管仲总要多拿一些。别人都为鲍叔牙鸣不平,鲍叔牙却说:“管仲不是贪财,而是他家里太穷了。”管仲几次帮鲍叔牙办事都没办好,而且三次做官都被撤职,别人都说管仲没有才干。鲍叔牙又替管仲说话了:“这不是管仲没有才干,只是他没有遇到施展才能的机会而已。”后来,果然如鲍叔牙所言,管仲跟随齐桓公之后,他的才华逐渐施展出来,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一个是春秋时期伍举和声子(即归生)的故事。楚国大夫伍举,与蔡国大夫声子是好朋友,两家又是世交。伍举的岳父申公犯了罪,偷偷地逃跑了,有人污蔑说是伍举私下里放跑了他的岳父。伍举听到这些传言,很是害怕,因此躲到郑国去,又准备从郑国逃到晋国,半路上遇见了途经郑国的好友声子。两人相遇,分外高兴,伍举便把黄荆树条铺在地上当坐垫,一边吃东西,一边谈论如何回到楚国。后世遂以“班荆道故”形容朋友相遇,畅叙旧情。声子很同情朋友的遭遇,便赶赴楚都,向楚令尹申述伍举的不白之冤。令尹听说之后,便马上令伍举归楚,并官复原职。

  一个是汉末名士韩元长的故事,他是颍川(今河南省禹县)人,身居卿佐之位,享年八十岁,兄弟们一直在一起生活,直到去世。

  一个是济北(今山东省长清县)范稚春的故事,他是晋代一位品行高尚的人,其家七代没有分家,共同拥有财产,但全家人都很满意。

  陶渊明用这几个故事教导儿子,希望他们和睦相处,兄友弟恭。

  陶渊明的家教就是这样,款款而谈,语重心长,既饱含真挚的感情,又体现了他鲜明的人生志趣。
(九江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院长 、庐山文化研究中心教授 吴国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