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要闻

关山远:范仲淹给领导干部家风提供了镜鉴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6-01-26 09:00

  有一种颇为流行的观点说,贫寒出身的干部容易变贪官。理由是他们小时候吃苦、缺钱,深知物质匮乏之痛,一旦有权,就会敛财,即使知道有风险,也会为了钱不顾一切。

  这种观点已遭批驳。事实上,从范仲淹的经历来看,一个人,是清官良吏,还是贪官污吏,不是出身的问题,而是“三观”的问题。

  范仲淹出身极其贫困,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带着他改嫁,他知道身世后,离开母亲出去苦读,苦到什么程度?他在冬天煮一锅粥,冻住之后,划成四块,每餐吃两块。《宋史·范仲淹列传》载:“昼夜不息,冬月惫甚,以水沃面;食不给,至以糜粥继之,人不能堪,仲淹不苦也。”可谓吃了苦中苦,最终也成了人上人。

  没有人否认,范仲淹是个流芳千古的好官,无论得势还是失意,无论在朝主政还是出帅戍边,均系国之安危、时之重望于一身,为国为民,忠心耿耿。后人论宋朝人物,甚至“以范仲淹为第一”。范仲淹是做人做事做官的范本:比如他创新的能力、解决难题的能力,比如他坚持说真话的勇气,多次因谏被贬谪,梅尧臣还特地作文《灵乌赋》力劝他少说话、少管闲事、自己逍遥就行,他回作《灵乌赋》,强调自己“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尽显为民请命的凛然大节;又如他擅长发现、培养、推荐人才,一代名将狄青、一代名相富弼、一代大儒张载等杰出人物,均受过他的知遇之恩。

  范仲淹出身穷苦,当了大官,却从未理直气壮地要给自己、给家人什么补偿,他对物质的要求很低,要求家人也这样,一心只为国家、百姓着想。他对“小我”与“大我”、“物质”与“精神”、“享受”与“奉献”的处理,为后世景仰。史载,范氏家风清廉俭朴、乐善好施。《宋史·范仲淹列传》上是这么说的:“仲淹内刚外和,性至孝,以母在时方贫,其后虽贵,非宾客不重肉。妻子衣食,仅能自充。而好施予,置义庄里中,以赡族人。泛爱乐善,士多出其门下,虽里巷之人,皆能道其名字。死之日,四方闻者,皆为叹息。”

  这段话发人深思。同样是苦出身,物质不再匮乏之后,有人选择花天酒地,美其名曰享受人生,给自己补偿,不让孩子再吃自己当年的苦;也有人像范仲淹一样,苦难的过去,成为今天俭朴的理由,而自己的一切奋斗,是让更多人而不只是自己的家人,能够生活得好一些,诚如欧阳修所言:范仲淹“每以天下为己任”。也只有像他这样无私的人,去世的时候,才会让大家都感到悲伤,甚至“羌酋数百人,哭之如父”。

  范仲淹是个言行如一的人,他留下了千古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事实上也是这么践行的,不仅自己这样,后人也这样。

  有这样的一个小故事:一次,范仲淹让次子范纯仁自苏州运麦至四川。范纯仁回来时碰见熟人石曼卿,得知他逢亲之丧,无钱运柩返乡,便将一船的麦子全部送给了他,助其还乡。范纯仁回到家中,没敢提及此事。范仲淹问他在苏州遇到朋友了没有,范纯仁回答说:路过丹阳时,碰到了石曼卿,他因亲人丧事,没钱运柩回乡,而被困在那里。范仲淹立刻说道:“你为什么不把船上的麦子全部送给他呢?”范纯仁回答说:“我已经送给他了。”范仲淹听后,对儿子的做法非常高兴,并夸奖他做的对。

  范纯仁后来做到了宰相,《宋史》评价说:“纯仁位过其父,而几有父风”。范纯仁的性格平易宽厚,不以疾言厉色对待别人,但认为是符合道义之处却挺拔特立,一点也不屈从。从布衣到宰相,廉洁勤俭、关注民生始终如一,继承了父亲的品质。曾有亲友来请教为人之道,范纯仁说:“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意思是只有俭朴才能铸成廉洁之风,只有宽恕可以成就好的德性。亲友认为这句话说得很对,便将这两句话当做自己的座右铭。

  范仲淹有四子:纯祐、纯仁、纯礼、纯粹,四个儿子皆德才兼备,当了朝廷重臣,口碑极好,除纯祐因病早逝外,其他三个儿子均高寿以终,范仲淹曾评价说:纯仁得其志,纯礼得其静,纯粹得其略。“积金于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范仲淹至晚年“田园未立”,没给子孙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他留下的“先忧后乐”的思想,又怎么是金钱能够衡量?

  古语云“富不过三代”,范氏家族却创造了中国的一个家族传承奇迹,近千年而不衰,人才辈出,家风纯良,在中国历史上,像这样有洪福大德的人家并不多。

  有一个故事说,范仲淹回到苏州后,买了一块地皮,准备自己盖房屋。盖房之前,请风水先生看了。风水先生看后高兴地说,这块地风水很好,在这块地皮上盖了房子的人家,今后世代都会出大官。范仲淹听后表示:如果真是这样,好处不能让范家一家独得。于是,他把这块地皮捐出来,造了一座学堂。

  范仲淹临终时,《遗表》一个字也没提私事,空着手来,空看手去,但他依然活着,范氏后人承继先贤泽被后世,是他不朽的生命!

(关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