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要闻

孝悌篇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5-07-16 08:00

 

  侍亲篇

  “侍亲不可不孝也”

  二、侍亲不可不孝也。古之圣贤谆谆教导,百行之原莫大于孝,虽圣帝、明王亦必以孝治天下。而士庶敢不定省①问视,以各致敬尽诚乎?且衣衾棺椁之必齐,瘗埋②荐祭之必诚,古之道也。族中子姓,但于力之所能为,分之所当为者,即勉力以为之,庶几乎稍尽子职矣。《诗》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又云:“永言孝思,孝思维则。”③其朝夕诵之。

  注释

  ①定省:旧时子女侍奉父母的日常礼节。《礼记·曲礼上》:“凡为人子之礼,冬温而夏凊,昏定而晨省。”郑玄注:“定,安其牀衽也;省,问其安否何如。”后因称子女早晚向亲长问安为“定省”。

  ②瘗(yì)埋:埋葬。

  ③永言孝思,孝思维则:出自《诗·大雅·下武》,意思“永远都要对父母保持孝顺,孝道就会成为天下的法则”。思:助词,没有实在的词汇意义,只有音节上的辅助作用。

  释义

  侍奉父母尊长不可不孝。古代的圣贤深情耐心地教育、引导我们,人所有行为的根本,没有比孝顺更大的,即使是神圣的皇帝,英明的君王,也一定会用孝来治理天下。而士子百姓怎敢不以“昏定晨省”的准则去探视问安父母来表达敬意、倾尽孝心呢?并且丧葬所需的衣衾棺椁之类一定要齐备,埋葬、祭祀祖先,敬献祭品一定要虔诚,这是古代传下来的规则。我们家族的子孙后代们,只要是能够做到的,或者按照本分所应当做的,就应该努力去做,这样才可以稍微尽一点做子孙的职分。《诗经》说:“想要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但父母的养育之恩就像苍天一样广阔无边,怎么报答得了呢?”《诗经》还说:“永远要保持对父母的孝敬,孝道就会成为天下的法则”,这些话,每天都应该诵读。

  友悌篇

  “为兄者与弟言友,为弟者与兄言恭”

  三、天显①不可不念也。同胞兄弟犹如手足,乃有小而参商②,长而阋墙③,甚而终身仇敌。友于④之爱不讲,父母之忧莫释,而祖宗之目何自瞑乎?故敬宗者必孝父母,孝父母者必爱兄弟。苟听枕畔之言,骨肉之间必有不堪问者,为兄者与弟言友,为弟者与兄言恭,庶亲心顺,而兄弟翕然太和⑤,元气岂不在门内乎?

  注释

  ①天显:《书·康诰》:“于弟弗念天显,乃弗克恭厥兄。”孔传:“于为人弟,不念天之明道,乃不能恭事其兄,是不恭。”后以“天显”指兄弟。

  ②参商:参星和商星的合称。参星在西,商星在东,此出彼没,永不相见。喻彼此对立,不和睦。

  ③阋墻:《诗·小雅·常棣》:“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谓兄弟之间相互争斗。

  ④友于:《尚书·君陈》:“惟孝友于兄弟”。后割裂用典,以“友于”代“兄弟”。

  ⑤翕然:安宁、和顺的样子。《史记·太史公自序》:“诸侯骄恣, 吴首为乱,京师行诛,七国伏辜,天下翕然。” 太和亦作“大和”。指天地间冲和之气。《易·乾》:“保合大和,乃利贞。”大,一本作“太”。朱熹《周易本义》:“太和,阴阳会合冲和之气也。”

  释义

  兄弟之情不可不念记。同一父母所生的兄弟就如同手足,不可割舍。如果小的时候就像天空的参星和商星一样彼此对立,感情淡漠,长大以后兄弟相争斗,甚至达到一辈子就像仇人和敌人一样的境地,不讲求兄弟之爱,父母的忧愁就没法开释。如此这般,祖宗如何能暝目呢?因此尊敬祖宗的人,一定会孝顺父母,孝顺父母的人一定会爱他的兄弟。如果错误地听信枕边之言,骨肉兄弟之间,一定会出现别人都没法问的事情。当哥哥的对弟弟要讲求友爱,当弟弟的对哥哥要讲求恭敬,这样才会使亲人感觉心情顺畅。兄弟和睦相处,自然会生发太和之气,家门内也不伤元气。

  尊长篇

  “凡遇尊长,坐必起立,步必徐行,庶彝伦之有序”

  六、尊卑不可不辨也。家门之间,亲而五服①,疏而九族②,皆祖宗一脉也。凡遇尊长,坐必起立,步必徐行,庶彝伦③之有序。苟倚富而欺贫,恃贵而傲贱,仗才学而忽椎鲁④,逞强大而凌弱小,均为祖宗之罪人也。慎之!慎之!

  注释

  ①五服:谓高祖父、曾祖父、祖父、父亲、自身五代。

  ②九族:血缘相近的亲族,宗族。以自己为本位,上推至四世之高祖,下推至四世之玄孙为九族。《书·尧典》:“克明俊德,以亲九族。”孔传:“以睦高祖、玄孙之亲。”一说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为九族。

  ③彝伦:常理;常道。《书·洪范》:“王乃言曰:‘呜呼,箕子!惟天阴騭下民,相协厥居,我不知其彝伦攸叙。’”蔡沈《书集传》释为“彝,常也;伦,理也。”

  ④椎(chuí)鲁:愚钝,鲁钝。宋苏轼《六国论》:“其力耕以奉上,皆椎鲁无能为者。”

  释义

  长幼不可不分辨。家门之内亲缘关系近的,比如五代以内的,或者关系疏远一些的,如九族以内的,都是同一个祖先的后代,都有共同的血脉。凡是遇到尊长,坐着的一定要站起来,行走的脚步一定要徐缓下来,这才符合伦理,才会使家族和睦有序。如果倚仗家庭富有而欺负穷人,依恃自己有权势而在地位低的人面前摆架子,仰仗自己有学问而怠慢那些鲁钝的人,凭借自己强大而欺凌那些弱小的人,全都是愧对祖宗的罪人。谨慎啊,一定要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