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要闻

郑欣淼:汉阴偏僻地,为何能走出三位学术大师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5-07-16 08:00

  “三沈”在中国现代文化史上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他们弟兄三个都跟故宫有渊源。其实也不奇怪,故宫博物院的成立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大事件。故宫博物院也是个很重要的文化学术机构。他们弟兄三个,都与故宫结缘。沈兼士先生,当过故宫博物院文献馆的馆长。故宫的文献整理,包括档案的整理,他在北大就做了这方面的工作。他到故宫以后,把北大的方法和经验用到故宫工作中来。沈尹默先生是很著名的,包括书法、诗词等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沈先生一直是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会的委员,包括书法的鉴定做了很多的工作。他和故宫博物院的马衡院长等学者来往很多。沈士远先生作为北大教授,在50年代调入故宫博物院,在档案科负责直到去世。

  这三位近代文化史上的大家,和故宫结缘,引起人们的重视。知道他们出生成长在汉阴,我真的很吃惊。他们出生在汉阴这块土地上,生活在汉阴山水之间,沈尹默先生是在汉阴结的婚。从他们的祖父到他们这代人,已经是三代人在汉阴了。父亲去世以后,他们在西安呆过短暂的几年,然后到日本留学。在这段时间里,沈兼士先生跟章太炎先生问学,成为一个著名的文字学家。与外界没有广泛联系,在汉阴山区这块相对偏僻的地方,能走出三位大师,真是了不起。我认为还是他们自己的努力,主要是因为他们有很好的家训、家规和家庭文化氛围,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家族共有的特点,就是让子女、子弟必须读书、认真读书。读书和做人、以及人品的培养,都是结合起来的。我看过他们一些回忆,沈尹默先生写的较多一点,他对汉阴这块土地充满感情。沈先生曾经回忆少年时代,他们三弟兄、三姐妹经常在一起游玩、作诗、欣赏风光,这对他们影响深刻。我想,他父亲、祖父字写的好,也写诗,在当地很有影响。我把他们定位为文化家族,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在那个时代,有很深的文化传承、文化教育。那个时代不像现在学校这么普及,所以家庭教育在人的一生中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在安康汉水流过的这一带,荆楚文化、巴蜀文化、秦文化交融,以及宗教、道教思想的影响,使他们从小受到熏陶。汉阴在明清时期科举考试及第较多,在这样的文化环境里有利于他们成长。有这样一个好的环境、一个好家规、家训,加之自己的努力和天资聪明等元素的结合,以及他们走出陕西,去留学后,思路很开阔,学问也更有长进。

  我从另一角度理解,能感受到他们心灵深处的想法。古人对他们的地望、出身,对他们家乡传统的观念,有特殊的感情。因为吴兴沈氏在全国是多少代积累下来的,在中国历史上很有名,他们很珍惜这个声望。其实好多古人、一直到近代的一些人,都喜欢写地望堂号。我想这是对一个家族的认同和向往。在这种认同里,他是和家族的历史、家族的光辉联系起来的,而且对他们个人来说,也是激励他们的动力。我们说光宗耀祖,过去批判的多一点。今天换个角度来看,一个人愿意为家族争光,这是他内心深处的动力。他愿对家族负责任,他愿意作出一些贡献,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有名望的人,我认为是无可厚非的。

  我们是一个有几千年文化传统的民族,不可能和传统隔断。我们从一出生,就受家庭教育的启蒙和影响。家庭教育主要是日常对父母言行的感受,日积月累对社会的认识。为人处事的方式都是在小时候逐步形成。不仅是沈氏家族,古人很多家训特别有影响的,应该是集合了传统文化家训中优秀的、共性的东西,勉励大家好好学习,勉励大家好好做一个方正的、光明正大的、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文化部原副部长、故宫博物院原院长 郑欣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