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被“遗忘”的责任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10-12 07:03

公园管理处称“不知情”,所在地政府自认为“已审批”,区监管部门忙于“其他工作”……4个月内,国家地质公园一级保护区、四川省绵阳市安州区罗浮山驾鹤峰读书台遗址上竟“冒出”一个400平方米的玻璃观景平台——
被“遗忘”的责任

  “是自己思想滑了坡,该尽责的时候选择放松,该监督的时候选择回避,导致国家地质遗迹被破坏,也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日前,四川省绵阳市安州区四川绵阳生物礁国家地质公园管理处(以下简称地管处)建设环保科科长冯广明因履职不力被立案审查,他对自己行为造成的后果十分懊悔。

  今年4月,安州区开展“五一”节前安全大检查,区安监局和区旅游局在检查过程中发现,罗浮山驾鹤峰读书台遗址上不知何时搭起了一座玻璃观景平台。而进一步调查显示,该观景平台建设缺少项目报建备案的材料,有违建和破坏遗迹的嫌疑,相关部门随即启动调查程序。安州区纪委监委同步跟进,对其中涉及公职人员失职渎职问题进行核实。

  经调查确认,罗浮山驾鹤峰读书台遗址玻璃观景平台存在未批先建情况,属于违章建筑。修建工期历时4个多月,其间未有任何职能部门干预制止。相关单位责任人存在严重失职行为,导致遗迹遭受严重破坏,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截至目前,安州区纪委监委已对住建局等5个部门14名责任人进行严肃问责,其中一人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3人被立案审查。

  面对利益
  企业选择“先斩不奏”

  罗浮山位于四川省绵阳市安州区桑枣镇,素有“罗浮叠翠甲巴蜀,峻秀奇险小西天”之称,是四川省级风景名胜区,也属于国家地质公园一级保护区。从2002年3月起,该景区一直由福山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经营建设。

  为了尽可能吸引游客,提高公司收益,在经过外出考察后,福山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决定在罗浮山驾鹤峰读书台遗址处建造一个玻璃观景平台,作为该景点的一个旅游项目。

  要在国家地质公园一级保护区搞修建,走正常程序肯定是行不通。在巨大利益诱惑面前,福山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党支部书记金兴全等人打算采取不报不批、私自建设的方式,来个“先斩不奏”。

  “刚开始还是心虚,所以我们想了一个‘笨办法’来规避风险。”金兴全在调查中一五一十地交代,工程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非常谨慎,考虑到如果从前山大门运送建材太过扎眼,很容易就被发现,就想了个“妙招”——动用景区供游客骑乘的马匹,将工程机械、建筑材料从后山的羊肠小道悄悄运到山顶。

  “公司怕有人查,不准我们对外说修平台的事情。如果有人问起,我们必须统一口径就说在维修景区基础设施。”参与平台修建的工人付某说。

  6匹马没日没夜地往山上拉建材,出乎金兴全意料的是,在“小心翼翼”修建的50余天里,根本没有任何单位来过问。“但是这样的效率实在太低,晚建成一天就晚一天获利。”金兴全决定再次“试探”监管部门的底线,他不仅大着胆子开始从前山大门运送建材,还在修建期间给玻璃观景平台宣传造势,发起游客与工地合影发朋友圈即可免票的活动。

  可即便这样,所有监管部门仍旧仿佛“睁眼瞎”,对金兴全的行为没有任何过问和干预。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金兴全催促施工队白天黑夜两班倒抢进度。就这样,历时4个月时间,总建筑面积400平方米、观光面积176.63平方米、高度5米的玻璃观景平台最终赶在2018年春节前夕建成并投入运营。

  面对责任
  监管部门踢起了“皮球”

  按照安州区委、区政府印发的《绵阳市安州区环境保护工作职责分工方案》规定,四川绵阳生物礁国家地质公园管理处为国家地质公园环境保护管理机构,其内设的部门建设环保科,负责地质公园内相关规划和开发建设,禁止并处置乱搭乱建行为。而同时,景区所在的安州区桑枣镇人民政府对罗浮山风景名胜区有属地管理权限。按照上级文件规定,两个单位都属于景区环境保护的主责单位,却为何对自己责任领域的事情“看不见也听不见”呢?

  随着纪委监委调查继续深入,整个事件的责任归属渐渐清晰,但相关责任人的谈话笔录中反映出来的消极履职、推诿扯皮现象却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虽然地质公园管理处与景区违章搭建的平台直线距离仅仅1公里,但该地管处建设环保科等3名工作人员却一再声称对平台建设根本不知情。“我确实是负责地质公园内的项目建设、监督、管理和保护等工作,但因为我们科室没有执法权,进景区检查还得自掏腰包买门票,所以如果不是群众举报或者发生重大事件,其他时候我们一般都不进去。”地管处建设环保科副科长张文学的“解释”让人觉得既好笑又悲哀。

  因为要自己购票所以就不进入景区检查,这样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据地管处相关科室人员介绍,本处工作人员要进罗浮山风景区检查,只需提出书面申请,经领导同意加盖公章即可,不存在自行购买门票问题。

  而另一方面,桑枣镇政府的回答就显得更加“无辜”。

  “在刷微信朋友圈的时候看到驾鹤峰读书台修建玻璃观景平台的照片,我觉得这样做会有点问题,就向福山公司保安员陈某打听了一下。”桑枣镇政府城建办主任周先兵说,“听保安说这个项目建设是经过地管处同意的,所以就没有再深究。”

  一名负责全镇城建工作的公职人员,仅是向公司的保安打听一下就当作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归根到底,还是对自己身上的“担子”没有足够的重视。周先兵称,他从担任镇城建办主任以后,一直认为罗浮山景区是地管处的管辖范围,除了领导安排以外,从来没有主动到景区内开展过监督检查。

  退避三舍
  却忘了自己也是责任人

  除地质公园管理处、桑枣镇政府以外,区环保局、区住建局、区国土分局等部门下设的职能科室,对罗浮山风景区都有相应的监督管理职责,且有执法权限。可为何他们也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最初想着地管处是副县级单位,我们不方便再去插手景区监管,等我们了解到违建案的时候已经晚了。”区住建局副局长严昆说。调查发现,不仅是住建局,环保、国土等部门都认为该事件应该由地管处和桑枣镇政府监督管理,并理直气壮地告诉调查人员,地管处和桑枣镇政府就在当地都没有及时发现上报,每天忙于各类业务的区级部门怎么会知晓。

  直到调查人员拿出区内的“三定方案”时,他们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正如环保局生态环境保护股股长袁海花所说:“其实不是我们不知情,而是不作为的懒政思想作了祟,只想着总会有人去负责工作,却忽略自己也有职责需要履行。”

  “罗浮山风景区违建案,是给全区党员干部的一个警示。每个岗位都具备权与责,每名干部都必须严与实。”安州区纪委监委负责人说,当前,一些干部总是将“不方便插手其他单位事务、缺少执法权、人员不足、没有权限”等作为逃避问题的借口,却对工作职能职责没有认真研究,习惯性根据领导安排或者经验去开展,甚至对自己应该担负的职责都“束之高阁”。正如此次违建事件,5个单位的相关责任人都没想到不作为造成的损失这么大,不光个人会受到组织处理,被破坏的生态环境、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以及后期遗迹恢复都将成为大问题。

  在此案件基础上,安州区也从加强作风建设的角度出发,建立了作风建设专项考核机制,对工作中疏忽、大意、坐视不管、听而不理等现象,实行扣分制考核,对问题严重的,及时移送纪委监委进行处置,真正改变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的不良风气,杜绝此类问题再次发生。(毛婧)

  ◎新《条例》红线

  第十章 第一百二十一条 工作中不负责任或者疏于管理,贯彻执行、检查督促落实上级决策部署不力,给党、国家和人民利益以及公共财产造成较大损失的,对直接责任者和领导责任者,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造成重大损失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不力,对职责范围内的问题失察失责,造成较大损失或者重大损失的,从重或者加重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