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自首那一刻,她卸下了沉重的负担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10-06 06:30

  “我挪用了近百万元的公款,我要自首,我再也受不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2018年3月15日,四川省广安市前锋区纪委监委谈话室中,一名中年女子瘫软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哭着说。

  前来自首的是广安市护安镇中心卫生院出纳邹云霞。一个乡镇卫生院出纳,居然挪用近百万元的公款,立即引起区纪委监委重视。

  办案人员在谈话中了解到,面对婚姻失败和独立抚养两个儿子的压力,邹云霞想通过快速积累财富来换取家庭的和平与幸福。

  2014年的一天,看到地处广安市中心黄金地段的某楼盘在销售商铺,邹云霞决定孤注一掷。她先后向自己亲戚借款100余万元,再把自己多年的积蓄一起拿去付了首付,一口气买下了一个近220万元的独立商铺,想着靠商铺升值赚钱。

  但是,面对每月两万多元的房贷,邹云霞的工资仅几千元,没几个月下来,她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见无力还贷,她想把商铺卖掉尽早抽身,但产权还未办下来而无法过户,一直卖不出去。

  “病急乱投医”,作为乡镇卫生院出纳的邹云霞对公款动了歪心思。

  按照惯例,每隔两个月乡镇卫生院都要给辖区各村卫生室报销新农合补助款,但在2015年底,拿到刚从银行取出来的35662元补助款,邹云霞并没有直接下发给村医,而是揣进了自己的包里。

  “曾医生,你先核对一下领款金额,没错的话在领款单上把字先签了。这个月马上过年了,单位财政有点紧张,等过了春节后你再来领钱。”简单几句谎言,村医两个月的新农合补助款就被邹云霞暗中截留了。

  “只是暂时借用一下,等后面商铺卖出去了一并归还。”怀着这种侥幸心理,邹云霞截留挪用的资金越来越多。1万、2万、5万……到2017年底,短短两年间,邹云霞不知不觉挪用了16个村卫生室合作医疗补偿款共计52万余元。与此同时,她还以同样的手段,截留群众门诊、住院补助20万余元,直接挪用护安镇卫生院现金26万余元。

  两年间,随着挪用的公款金额越来越大,窟窿越来越难填补,邹云霞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平日里,她不敢和任何人说起,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对孩子也疏于管教,一点小事情都对他们大吼大叫、乱发脾气。

  2018年1月24日,广安市前锋区监委挂牌成立,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实现监察全覆盖。邹云霞的商铺产权证还是没有办下来,她猛然醒悟,再也不对“房产证办下来就卖掉还款”的想法抱一丝希望,下定决心投案自首。之后一个月的时间里,她陆续清理出自己多次挪用的公款,总额居然高达99万余元。

  在接到邹云霞自首的案件后,前锋区监委迅速进行核查,开展谈话取证和监察立案。目前,区监委已给予邹云霞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审查起诉,区法院已对其依法批准逮捕。(四川省广安市前锋区纪委监委 林森 || 责任编辑 代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