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大学】第4期:问渠哪得清如许——艺术创作的灵性 灵气 灵魂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07-10 09:30

问渠哪得清如许

——艺术创作的灵性 灵气 灵魂

主讲嘉宾:王黎光 中国音乐学院院长

  【导视】

  艺术创作的灵性就来自于我们生活当中的,最根本的那种生活方式。

  如果你想歌唱生活,去捕捉生活当中那些具有灵性的点点滴滴,离不开民族民间文化的精髓。

  上 篇

  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

  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能不能搞出优秀作品,最根本的决定于是否能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

                                                                                        ——习近平

  王黎光:大家好,欢迎来到《大学》。

  在这里我跟大家想交流艺术创作究竟是什么?那就是艺术创作的灵性、灵气、灵魂。

  灵性——民族民间音乐中的精华

  灵性是什么呢?我们通常有的时候说灵性是一种很生动的状态,甚至有的人说看见一棵参天大树,我们都说它有灵性,甚至我们看到一个设计非常完美的建筑,我们都说它有生命力。

  那么作为艺术创作的灵性从哪里来?其实就在我们民族民间音乐当中最精华的音乐元素的那一部分。

  我们把最精华的音乐元素植入到作品当中,就会让我们的作品彰显着一种灵性,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生动”。

  中国是一个歌曲大国,也是一个民歌大国,具备我们文化发展过程当中,最具民族民间音乐元素精华的那一部分,也是最有灵性和最生动的。

  从《八段锦》到《八月桂花遍地开》

  有首歌可能大家都知道,叫《八月桂花遍地开》。这首歌的原形是安徽、江苏、河南、湖北等地《八段锦》,最原本它是描写爱情,表现男女愉悦这样的一个内涵。“小小鲤鱼粉红腮,上江游到下江来,头动尾巴摆,头动尾巴摆,小小金钩钓你起来,不为冤家不钓你起来。”它是这样的一种感情,比兴的手法,在人民群众当中广为流传。

  当年鄂豫皖苏区我们的中国革命覆盖的那一地区,而使得我们的人们从民歌中的男女爱情、对生活的感受也有了新的向往和新的提升。

  【歌曲】“八月桂花遍地开、鲜红的旗帜竖起来,张灯又结彩,张灯又结彩,光辉灿烂闪出新世界”。

  这首歌被传唱了很久很久,当时为什么觉得这首歌这么生动呢?通过后来的学习发现,实际它在民歌元素的根本上就有着特殊的灵性,而这种灵性赋予了这首歌曲最后能够广为流传的现象。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我还可以举个例子《解放区的天》。这首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的母亲曾经告诉过我,她说你知道当年我们去解放区的时候,有一首歌就唤起了我们极大的热情和动力,要到解放区去看一看。她说当时我听到“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的时候,我就觉得人的精神面貌都焕发出来了,而且人向往都在一首歌里面,一瞬间就被焕发了。

  【歌曲】“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

  这首歌原形也是一种民歌,它是河北省、山东省,是十二月体的民歌。什么叫十二月体?从正月开始,一月、二月、三月、四月,这样唱出来的。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听到的这个旋律是后来经过加工,就是从民歌元素当中来的。而最早的民歌元素是什么呢?“正月里来正月正,家家户户挂红灯,男女老少齐欢笑,敲锣打鼓享太平”。那是百姓日常当中对于生活的向往和对生活很朴实的表现。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发布以后,大部分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捕捉生活当中最精彩的民族民间音乐元素,后来这首歌就变成了“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旋律也是把原来的曲调从一种欢快变成一种绽放式的。

  所以灵性当中体现出什么?体现出人的一种精神风貌,也体现出艺术所表达的一种精神内涵。

  灵性来自于最本质的生活

  通过这些典型的例子,我们都会看到,艺术创作的灵性就来自于生活当中最根本的那些生活方式,最本质的那种生活方式。

  所以我们艺术创作所有的艺术家们,包括我们的音乐爱好者们,如果你想歌唱生活,如果你想赞美生活,去捕捉生活当中最精彩的那些具有灵性的生活的点点滴滴,就会为我们的创作提供良好的创作源泉和创作元素。

  【互动环节】

  学生:院长您好,都说音乐是时代的声音,民歌创作的时代我们没有赶上,作为新一代的年轻人如何在新一代背景下理解和接受这种音乐?

  王黎光:这个话题提的非常好。可能现在像我们的大学生,90后、00后已经很少会听到民歌了,大概听也都是在资料当中去欣赏。

  确实现在没有像我小的时候,民歌传唱人人都能掌握,而且到处都是民歌的海洋。现在我们的生活方式发生变化了,生活方式发生变化是跟劳动息息相关的。我在这里面举一个例子。

  我在东北冬天的时候,看到伐木工。东北当时有那么粗的大松树,一个人抱也就三分之一,把树伐下来以后参天大树倒下来。冬天经常可以听到很远很远的声音传过来“顺山倒喽”。树倒下来以后,那么粗的怎么办?16个人拿铁钩子钩上以后,16个人抬下山,要步调一致,所以有哈腰挂。腰哈起来以后,起来。那个领头的工长就会说“哈腰挂喽嘿黝,嘿黝”起来了。

  【视频】哈腰挂

  王黎光:现在劳动方式发生变化以后,这些都没有了,都成为资料了。

  我们的传播平台对这些民族和传统的文化元素都有些缺失。我为什么说文化元素?它不仅仅是音乐艺术的。我刚才说的哈腰挂,我们的网络平台有这样的吗?我们的氛围当中有这些吗?就都没有了。这是第二个。

  还有一个就是现在文化传承的责任担当,我们谁来传承这些文化?

  我看到了现在少数民族,比如说黎族、彝族、侗族、苗族等等现在依然还有文化传承人,但是这些文化传承人是什么状态?都是七十岁、八十岁的老人。这些自然传承,他通过教授孩子们在学习的过程当中,只会把一小部分传承下来。

  所以如果我们的同学们,如果我们的年轻人有志于对民族文化传承,大家去多做一些现代的文化传承人,多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而成为我们现代新时期的文化传承人,我想我们的民族文化在继承和发扬方面就有了希望。

  灵气——民族民间音乐与创作者的碰撞

  在创作当中也离不开灵气。大家说这个人很有才华、那个人很灵光,所以他的作品和他的表达甚至他的表现都与众不同。在灵性基础上,灵气是什么?我觉得还是一点,离不开民族民间文化的精髓。

  比如说我们音乐创作,在和民族民间音乐进行不断的碰撞和交流学习的过程当中,冲撞了我们创作者的心灵,使我们创作者与优秀文化碰撞之后,释放出最大的才华。

  我们为什么说要五体投地地去贴近生活?要不断地体验生活、体察民情才能获得你创作的灵感?就是从这一点能获得。

  在这里面,我也愿意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创作经验和创作经历。

  【歌曲】“问爹问娘问夕阳,天上有没有北大荒”

  王黎光:我的第一部影视作品写作,就是创作了长篇电视连续剧《年轮》主题曲。《年轮》这部电视连续剧描写的就是老三届。当年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就是我们后来说到的知青。这部电视剧主要是讲了上山下乡的这批知青的人生、命运和他们的未来。

  在这个创作的过程当中,有一个生活环节让我植入到作品当中,而这个生活的环节曾给我留下非常非常深刻的印象。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

  我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二十一团一营六连上小学。我记得很清楚,我们接到了连队的指示,早晨要到连队的篮球场去迎接即将到来的知识青年。我们小朋友一字形地排开和大人们在一起,充满着好奇,说将来的这批人是什么人呢?

  我记得那个时候冰天雪地。当时一个拖拉机挂着一个雪爬犁,一共三辆。三个很大的雪爬犁,拉着三波知青远远到来。我们小朋友的任务就是上前欢迎、唱歌。小朋友全部都围上去,顺势一字站开。我们当时唱了一首欢迎歌,就是当年的《鄂伦春小调》。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

  这个旋律虽然是鄂伦春一个民族歌曲,但是在那个年代也被广为流传。我们的手都冻红了,脸都冻红了,身体也冻僵了,但是依然在我们欢快的歌声当中,看到这些知青能够来到连队落户。你们要知道,那个时候的状况是什么?我们没有很好的学习条件,也没有见过更大的世面。像我是出生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这些知青带来了一种城市文化,带来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带来了一种不同的气息。我经常讲,我这一茬人是受知青文化成长起来的。所以我们对他们的那种欢迎的心情是非常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对他们欢迎的这首歌也是唱得情真意切,所以这个细节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美丽的松花江,波连波向前方,川流不息流淌,夜夜进梦乡”

  到后来我在创作电视剧《年轮》的时候,我那一年已经33岁了。几十年过去以后,我重新再去审视这一代人,就想把当年最让我刻骨铭心的那一幕,植入到我的创作当中来。在作品当中再一次叫评价也好、叫审视也好、叫欣赏也好,放入到作品当中,来真正的表达这一代人的不同人生。歌名叫《天上有没有北大荒》,中间就有一段童声。

  【歌曲】美丽的松花江,波连波向前方,川流不息流淌,夜夜进梦乡。

  王黎光:在当年歌曲创作当中,把童声作为一个插部或者副部来创作也是不多见的。我就是把这段童声,也是把我自己植入到歌曲创作当中来,把我自己放到作品当中来,去诠释这样的一代人,去表达一首这样的作品。

  “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

  我写的第二部电视连续剧主题曲,就是大家也还熟悉的《宰相刘罗锅》主题歌。“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在当年被广为流传。

  【歌曲】“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秤杆子挑江山”

  王黎光:它的流传有几个方面,第一就是“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说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第二就是曲调的民族性。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做过很多关于这一段历史当中的各种文化的调研和学习,都没有捕捉到激发我创作的激情。但是我在剧组探班的时候,刘墉的岳父教刘墉在上朝的时候走朝步,给了我非常大的一种启发。

  【视频】刘墉学步

  王黎光:朝步有板腔的气质,还有点京剧的味道,还有一点点艺术升华于生活之上的一种表现,一下给了我一种启发。所以,后来才有那段“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带着京腔京韵,又带着一点流行色彩的音乐元素。

  “你的故事去问问长城上的砖,你的笑容像故宫红墙一样暖”

  有的时候在创作过程当中,我们都会有一些这样的体会,当我们创作感到枯竭了,写不出东西来了,可能我们都会去在生活当中去寻找,在时代当中去寻找。而寻找的那些点点滴滴都会变成我们作品当中的经典。

  我在2014年的时候,写了一首反映北京的歌。这首歌叫《我的北京我的家》。三千年的古都我们用什么样的办法写作它?当时我们和词作者一起商量,历史的北京、现在的北京和未来的北京,用什么样的表达?

  我记得我在音乐学院读书的时候,因为当时的音乐学院在复兴门那儿,每天的早晨是不需要用闹铃叫醒的,我每天都会听着电话电报大楼上的钟声。那个钟声传的很遥远,听到这样的旋律,听到这样的钟声,我会想起我在大学宿舍里的味道和大学宿舍里学习的氛围的那种感觉。

  那么大学生活里那种味道,又有一种味觉,闪现在脑子里的校园生活变成一种视觉,味觉、视觉、听觉最后让我形成一种自觉,去表现北京的一种创作形态。所以,后来就写出了。

  【歌曲】“你的故事去问问长城上的砖,你的笑容像故宫红墙一样暖”

  王黎光:通过长城上的一块砖让我们把五千年的故事讲完,也通过红墙一样暖的笑容展示了北京人真情、真切、热情、宽厚的一种形象。

  所有的情感、所有的积累、所有的升华都融入到电话电报大楼的钟声、香山的喧嚣、圆明园的潺潺流水等等,你看这些景物性的、无固定音高的、生活氛围的都成为我们艺术创作捕捉的焦点,而使我们在灵性当中显出灵气来。

  艺术创作是多方面的,在于你能不能走进文化,在于你能不能被文化所感染,更多的是走进以后、被感染以后,你走出来以后,能不能成为文化,这才是创作的非常重要的方面。

  谢谢!

  【下篇预告】

  有了灵性、碰撞出灵气,作品最后体现的是灵魂。

  中国乐派的根本又在哪里?

  承国学、扬国韵、育国器、强国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