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科学社会主义的中国活力

——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8-05-04 07:00

  德国古城特里尔,清澈的摩泽尔河安静流过。200年前,一个伟大的灵魂在这里诞生,其思想的巨流在若干年后迤逦奔腾于时代的峡谷,强烈地冲击着人类的精神世界和现实生活世界。而在东方国度中国,这一思想巨流实现了最为波澜壮阔的发展演进,并以中国化、时代化和大众化的理论形态,激荡起深刻变革社会的伟大力量。

  “在人类思想史上,就科学性、真理性、影响力、传播面而言,没有一种思想理论能达到马克思主义的高度,也没有一种学说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世界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正是在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指引下,中国找到了自己的时空坐标,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完成了历史上最伟大最深刻的社会变革,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书写了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的“中国版本”。

  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

  马克思指出:“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继承下来的条件下创造。”

  中国近代以来沉痛的现实遭际、艰辛的实践探索、不懈的抗争进取,建构了中国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逻辑。

  那是世变迭起、风雨如晦的年代。两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甲午战争……曾“人为地隔绝于世并因此竭力以天朝尽善尽美的幻想自欺”的大帝国,在西方坚船利炮下含垢忍辱。沦肌浃髓的空前危机为“历史转变为世界历史”的时代大势作着悲怆的注脚。

  那是苦寻出路却茫然不得的年代。从洋务运动到维新变法,从中西体用之争到革命与改良之辩,民族复兴的历史任务终未得到真正解决。“当馈而忘食,既寝而累兴,绕屋彷徨,未知所出。”谭嗣同的愤懑成为一个时代苦闷彷徨的缩影。

  那是民族精神觉醒的年代。在一次次民族危机的风雨砥砺中,中华民族的现代民族观念和思想意识最终确立。马克思恩格斯目光如炬地凝视中国,发现“鸦片没有起催眠作用,反而起了惊醒作用”,预言浴火重生的中国将带来“整个亚洲新纪元的曙光”。

  “莽莽神州,已倒之狂澜待挽;茫茫华夏,中流砥柱伊谁?”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民族复兴的意志从未如此坚定,对救世思想和先进力量的渴盼从未如此强烈。

  在纷然杂陈的社会思潮中,中国一批先进分子毅然选择了“世界改造原动的学说”,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作为改造中国社会的武器,创建了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从此,新的历史启幕了。中国人民在精神上由被动转入主动,中华民族踏上了由近代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征程。中国命运的根本转折雄辩地表明:科学社会主义是代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方向的科学理论,它一经掌握群众就转化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推动社会进步的强大物质力量,它在学习和借鉴资本主义文明成果的同时,完成了对资本主义的超越,并展现出无限光明的发展前景。

  物转星移几度秋。当今时代与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人们不禁要问:科学社会主义是否依然具有真理的光芒和改造现实的力量?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强调。

  坚守“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的信条,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为乱云飞渡所扰,不为山高水险所惧,始终坚守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本色,始终坚持党的政治意志、政治立场、政治主张,与科学社会主义道路保持根本一致,以党的自我革命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以一系列重大改革部署和举措实现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充分彰显了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旺盛生命力、价值引领力、实践感召力。

  马克思曾科学地预言共产主义社会分为第一阶段、高级阶段两个前后相续的历史阶段,揭示出共产主义社会发展和成熟的阶段性、艰巨性。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国人民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然而,我们党也清醒地认识到,我国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但发展质量和效益不高、创新能力不够强,依然是我们的“阿喀琉斯之踵”;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尚未解决;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艰苦奋斗再创业、改革开放再出发,对历史方位有着深刻洞察、对复兴之路有着深刻体认的中国共产党人,正以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的姿态,行进在新时代的长征路上。

  在世界的东方,科学社会主义的真理之光正普照大地。

  如椽之笔书写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的“中国版本”

  在历史前进的逻辑中前进、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发展,是国家和民族振兴的方法论。

  恩格斯说,“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任何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

  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根据时代、实践和科学的发展进行的伟大创造。它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它以其理论和实践的贯通性、系统性、整体性,成为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的“中国版本”。

  这一“中国版本”,由时代的笔墨书写,每一个文字都是人民的心跳。

  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和“文明的活的灵魂”,从根本上说,就在于“它是自己的时代、自己的人民的产物”,就在于“它把人民关切的时代性问题作为自己研究的‘主题’”。

  当今世界格局正加快演变,我国的发展环境和发展条件发生重大变化。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在对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重大时代命题的把握中,在对时代蕴含的历史经验和发展规律的揭示中,在对广大人民群众诉求的回应中,渐次展开了科学社会主义发展的时代长卷。

  这一“中国版本”,以科学的思想统领,每一章节都有奇崛的运思。

  马克思主义的永恒思想价值,在于它有力指导了以往的历史运动和社会实践,更在于不断为寻求真理和发展真理开辟道路。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立足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的实际,着眼于新的实践和新的发展,以全新的视野深化了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将人们对科学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新的科学水平,为发展21世纪的科学社会主义作出了原创性思想理论贡献。

  “以民族复兴中国梦重构‘时间逻辑’,以‘五位一体’‘四个全面’重构‘战略逻辑’,以经济新常态重构‘增长逻辑’,以新发展理念重构‘发展逻辑’,以全面深化改革重构‘治理逻辑’……”有媒体这样评价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引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雄韬伟略。每一次布局都意蕴深邃,每一项部署都意义非凡,每一个举措都落子坚定,深远地影响着中华民族的未来走向。因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引起追捧,并被外国首脑誉为“重要的思想资源和实用的指导手册”的原因。

  这一“中国版本”,用现实的情怀谋篇,每一页都放射价值的光辉。

  “真理的彼岸世界消逝以后,历史的任务就是确立此岸世界的真理。”马克思主义正是在研究和解决现实问题中,凸显其解释世界特别是改变世界的理论旨趣。

  科学社会主义破除了离开生产力来抽象谈论社会主义的历史唯心主义观念,从根本上划清了同种种空想的界限。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全面深化改革作为解决中国现实问题的根本途径,极大解放和发展了社会生产力、显著增强了社会活力。

  马克思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对人的关注从抽象的符号的人,转换到具体从事物质生产活动的广大劳动者,将实现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作为其根本价值。坚决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实现贫困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马克思主义人民观在占世界人口近五分之一的大国获得了最现实、最鲜活的表达。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重大国际场合深刻阐释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大倡议,赋予马克思主义世界历史理论以鲜明时代特色。在美国学者特里尔看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纲领的全球治理体系,展现了他对中国和世界各国关系长远发展的战略思考,给国际格局新秩序的建立带来了新的动力。

  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成就和变革,推进伟大社会革命过程中生产力的积累,对人类共同价值的高扬,对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决定性意义,在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烙下鲜明的中国印迹。

  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成功实践推动人类更好走向未来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的伟大成就,雄辩地回答了事关世界社会主义前途命运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中国,正成为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发展的旗帜,成为振兴世界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成功,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意义,对世界社会主义的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历史的对比,总是意味深长。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出现了严重挫折,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由15个减少为5个,陆地面积由占全球面积的24%缩小为7%,共产党数量由180多个减少为130多个。一时间,社会主义“崩溃论”“终结论”甚嚣尘上。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资本论》这部出版于一个半世纪前的著作洛阳纸贵,越来越多的西方人试图从中寻找破解资本主义危机的答案。

  西方世界重新发现了马克思。“经济自由主义和政治自由主义,无论是单独还是结合起来,都不可能为21世纪的种种问题提供解决的方案。”英国学者霍布斯鲍姆在《如何改变世界: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传奇》一书中指出。书的结尾,他得出结论:现在又是应该认真地对待马克思的时候了。

  实践是检验理论的试金石,实践是最有说服力的教科书。

  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成功,历史性地证明了科学社会主义有能力随着现实发展和客观需要进行自我调整与完善,并由此创造出巨大的生产力。中国不仅关注自身的现代化,而且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从国际体系的参与者转变为公共产品的提供者,成为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发动机”。

  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成功,更重要的是,历史性地证明了科学社会主义能够指引人们洞悉时代精神、解决时代问题、引领时代进步,是关于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和社会基本矛盾运动规律的科学理论。

  “评判每一代人时,要看他们是否正视了人类社会最宏大和最重要的问题。”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世界秩序》中写道。

  “我们面对的中国问题,并不仅仅是中国自己的问题,而且是中国所面对的世界性、时代性问题;我们所积累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验,并不仅仅是中国自己的建设经验,而且对于人类走向未来有着世界性的意义与价值。”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不仅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而且为很多深陷发展困境、尽显发展疲态的发达国家提供了有益借鉴。

  科学社会主义的诞生,是人类思想的伟大革命,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的结晶,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其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坚定遵循和创造性发展,书写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史上的辉煌篇章。(记者 贾宇 王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