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去世后家无余产,子孙谨守清廉家风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7-12-12 08:00

  积小流而成其大,行小善而成其德。江河如是,人亦如是。为政五十余年,张鹏翮始终刚直不阿、谨言慎行、性情恬淡,其乐善好施、勤政为民的善政义举更是不胜枚举。在治政之余,张鹏翮工诗善文,著述颇丰,有《张文端公全集》、《信阳子卓录》、《诸葛忠武志》、《关夫子志》、《治镜录》等书籍存世。同时,他的诗词造诣颇高,论诗主性情,开清代性灵派先河,诗文中多有颂慕清廉、效法先贤之辞。

  张鹏翮去世后,没有多余家产,只有竹楼几间。大儿子张懋诚“四顾茫然”,无钱安葬父亲,幸亏雍正帝赐给1000两治丧白银,张懋诚才得以扶柩回家。时至今日,站在这位清代国家重臣的墓地,我们看不到高大的封土和次第的牌楼,但他清廉的情操和清正的家风却早已流传开来。

  建大功于天下者,必先修于闺门之内。张鹏翮除了积极倡导遂宁张氏《家规辑要》,还仿“周公得禾、孔子受鲤”之意,以“懋勤顾问,知遇崇隆;清正仁厚,进德立功”十六字为行辈字派,命名子孙。这既是一种期望,更是一种家族的烙印,将清廉家风注入张氏家族的血脉,相互交融,代代传承。

  张鹏翮第九世孙、张鹏翮文化研究会会长 张清保: 

  我们祖宗的优良品德是:以德传家,耕读传家。干干净净做事,明明白白做人。 

  张鹏翮的儿子张懋诚历任安徽怀宁知县、奉天辽阳知州、通政使司通政使,被誉为:“性忠直,有气节。”孙子张勤望历任宁国府知府、山东登州府知府,时人称誉:“所至卓有循声,无愧贤良。”玄孙张问陶,号船山,诗画造诣极高,与袁枚、赵翼合称清代“性灵派三大家”,被誉为“青莲再世,少陵复出”、清代“蜀中诗人之冠”。

  张鹏翮第八世孙 、香港城市大学教授 张隆溪: 

  家规家训其实是一种传统。从清康熙年间一直到现在,张家每个人心里都有传统道德观念的遗存,并以此来规范自己的行为。比如讲究廉洁、勤奋、踏实,不要虚夸、浮夸,不要贪腐等。我想,如果每一个家庭的人都能做到这样,那也会对整个社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古往今来,多少王侯将相、文人庶士曾纵横捭阖于历史舞台之上,但无论岁月怎样流转,那些忠国爱民的廉能之士,终将名垂千古。“正人”、“贤相”、“廉吏”,这些后世之人赞誉的辞藻,不仅仅是对张鹏翮一生的肯定,更是对世间贤良风范的呼唤和传扬。

  “春流不尽忠魂恨,万壑涛声涨绿波。”这座诗碑如“仗剑侍卫”般永远屹立在河南郏县苏东坡墓前,是廉洁之风在苏东坡和张鹏翮之间传承的历史见证。千百年之间,千万人之中,张鹏翮寻得精神知己,穿越时空,惺惺相惜。而在张鹏翮之后的数百年间,他的廉能气节也为世人所传扬、所奉行。他的精神和情操也一直滋润着他深爱的华夏大地。

 

蓬溪县奎阁广场 

  位于蓬溪县城中心的奎阁广场,是蓬溪人民每日锻炼、休闲之地,张鹏翮的雕像就静静伫立在这里。这不仅是家乡人民对这位清代268年间四川官位最显赫、名声最响亮人物的崇敬,也是对一位贤相廉吏竭忠为国、清廉为官、勤能为民精神的传承和赞扬。“清廉传家”已不是张氏家族一门风范,更融入了蓬溪的青山绿水。

  家风相连成民风,民风相融汇国风。中华民族正是因为拥有众多优秀人物和他们的家规家风,从而形成整个民族的优秀风貌,才得以始终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贤豪遗迹千秋在,儒雅流芳百世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