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陈寅恪家族的精神气质:古今中西相结合的典范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7-11-21 08:00

  说起义宁陈氏家族的清纯家风,很多人可能会想到周一良教授的一段回忆。周一良教授是陈寅恪先生曾经非常看重的弟子,他的这段回忆大意是说,散原老人(陈三立)在世时,某一天家中有客人到访,散原老人与客人坐着聊天,身为儿子的陈寅恪先生那时也已是人到中年,而且是声誉远扬的名教授,却一直站着陪侍在父亲身旁。陈寅恪先生的这一举动令来访的客人们印象深刻,久久难忘。周一良先生也是出身于名门望族的世家子弟,因此特别能理解这种清纯门风的由来。从这个细节不难看出,一个人自幼所受的熏陶可谓沦肌浃髓,日久天长,一经内化,举手投足之间便会自然而然地表现出来。尽管陈寅恪有多年留学海外的经历,能够将西方的治学理念、研究方法运用到自己的学术研究之中,并且取得了令国内外学者一致公认的杰出成就,但是在恪守中华优秀传统、坚持“中国文化本位论”方面,又时时表现出十分明显的民族烙印、家庭痕迹。

  于细微处见精神,可谓中国文化的一种传统。一讲到陈寅恪先生,许多人首先想到的肯定是他那震烁古今的学术伟业,其次大概就是他坚持学术研究的铮铮风骨。不过,从周一良先生回忆的这个细节来看,陈寅恪先生其实也有作为平常人的一面,而这些细节,不但构成了陈寅恪形象的重要一面,也可以窥见其家风家教影响之深远。比如,陈寅恪先生担任清华教授,生活安定下来之后,很快便成为家道早已中落的陈氏大家庭的经济顶梁柱,不但要赡养老父亲,还要帮扶条件稍差的弟弟、妹妹们。据陈寅恪先生的女儿们回忆,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身为中山大学教授的陈寅恪先生,每个月领到薪水,第一件事就是嘱咐女儿先给南京的“康姑”(陈寅恪的大妹妹陈康晦)寄生活费。而陈先生对朋友或学生待之以真、待之以诚的风范,也给无数同时代人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因此,陈寅恪先生可以说是古今中西相结合的典范,无论是学术研究还是立身处世,他都堪称中国传统士人风格和西方现代知识分子精神的完美结合。

  陈寅恪先生一生称得上既坚持优秀传统,又始终与时俱进。追根溯源,他的这种优秀品质也可以从义宁陈氏家族的奋斗史中找到答案。陈腾远及其子孙为了改变命运,耕读不辍,顽强奋斗,积极参与地方公益事业的同时,又能捕捉不同年代的发展契机,顺应历史的潮流,从不做时代的落伍者。陈宝箴、陈三立父子痛感于清朝末年国运的衰微、民族的危难,既站立在救亡图存、维新变革的潮头,又反对违背国情、脱离实际的冒进,用湖南一省的改革实绩为稳健的变法之道留下了重要的启示、有力的例证。陈三立作为清末“同光体”诗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在中国旧体诗中不但引用新式名词,而且表明对于进步思想和主张的认同,其诗歌创作同样体现出继承和发展并存的特色。陈衡恪、陈封怀父子,一个是成就卓越的艺术大家,在继承与变革中熔铸古今、推陈出新;一个是颇具盛名的植物学家,将中国传统园林、绘图之美巧妙地融入现代化植物园的布局之中。

  义宁陈氏家族,之所以至今仍能令人景仰、赞叹,至关重要的一点就在于打通了古今中西的隔阂,既不厚古薄今,又不薄古厚今,既不盲目排外,又不崇洋媚外,展示出成熟的心智和自信的气度,故而在跨越时空的众多领域里创造了无数成功的范例。(中共广东省委党校教授  张求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