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要闻
高级搜索

美国:各利益集团操纵选举 演真实版"纸牌屋"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4-04-10 11:20

  超级PAC间谍战

  离下一届美国总统选举的预选还有一年多时间,一个名叫“希拉里预备队”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超级PAC)已经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划。从名称可知,它力挺民主党内呼声最高的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只是,它到处撒钱为希拉里做竞选宣传的行动与希拉里本人或民主党本身无关,至少美国法律是这么认定的。

  1月一个寒冷周末,“希拉里预备队”聚集在艾奥瓦州首府得梅因市中心一家工艺啤酒厂开会,领头的是民主党资深“军师”克雷格·史密斯,他对整个团队说:“以前从没有人这么做过。”

  几个小时后,史密斯的秘密战略便不再是秘密:一家支持共和党的杂志把“希拉里预备队”开会的一段视频放到网站上。视频来源于一家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市的咨询公司“美国奋起”,它的核心业务是收集任何民主党候选人的“黑材料”,打包发给共和党候选人的竞选团队。几小时前,它派出一名间谍混进“希拉里预备队”开会场地,潜伏在角落里,用摄像机录下了会议内容。

  这名间谍只是“美国奋起”派遣在美国19个州内的20多名“追踪者”之一。类似“间谍战”在历年美国大选中屡见不鲜。只是,在过去很多年里,花钱“抹黑”对手、给自己“贴金”是各党派候选人、各级政党组织及其专业团队的工作。从2010年大选开始,各种顶着“独立机构”名号的超级PAC有机会大显身手。因为有着“花钱无上限”、“抹黑无底线”的自由,这些外围助选机构对于选举的影响力已渐渐超过政党机器和候选人本身。

  “这是个令人触目惊心的演变,”曾掌管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现为美国商会首席策略师的斯科特·里德对《时代周刊》说。资深共和党人埃德·罗林斯说得更直白:“你再也用不着党了。”

  无上限,无底线

  从某种意义上说,超级PAC之类的外围机构兴起,削弱了政党机器对选举事务的垄断性权力,给非政界中人更多机会参政,但这种变化的弊病也显而易见:尽管这些所谓“独立机构”与候选人和党派本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一旦宣传中出现“过火”或违法行为,他们支持的候选人和政党便可以与其撇得干干净净。超级PAC还享有无限制筹募经费的权利,这让国家机关对非法竞选资金的监管变得更加困难。

  “美国奋起”的三位当家人都是经验丰富的共和党策略师:总裁乔·庞德尔和常务董事蒂姆·米勒都曾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成员,另一位马特·罗兹则是2012年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米特·罗姆尼的竞选经理。去年4月,三人决定脱离政党内官僚机制的桎梏,成立一家竞选顾问公司。

  作为超级PAC,“美国奋起”不受联邦选举委员会监管,可以接受来自任何人的无上限捐款,无需按规定上报捐赠人身份和意图,甚至可以获得可观的盈利。“我们可以和所有共和党相关组织机构与保守派团体开展合作,”庞德尔说。

  “美国奋起”的员工是一群装束随意的年轻人,其中一人在今年初立下一“功”:他挖出了共和党竞选对手、北卡罗来纳州民主党参议员凯·黑根2011年的一段影像,她在其中与奥巴马比肩而立、笑容灿烂。

  2008年竞选参议员时,黑根曾得奥巴马鼎力相助,奥巴马的医改法案出台后,黑根曾承诺州民他们可以保留原有的医保,共和党人抨击她是在欺骗选民。随着奥巴马在北卡罗来纳州民意支持率下降,黑根想要赢得连任,炫耀和奥巴马关系“铁”显然不合时宜,共和党则乐于提醒选民这一点。视频一出,黑根果然遭到当地媒体又一轮口诛笔伐。这名年轻员工因此得到米勒嘉奖:一只Hello Kitty鼠尾草玩偶。米勒很自信:“只要善于捕捉信息,我们可以在2014年及以后把民主党摸透并将之摧毁。”

  选举新势力

  在支持共和党的众多外围机构中,“美国奋起”仅代表一部分人的立场。《时代周刊》说,随着茶党影响力的扩大,一个迎合草根茶党保守立场的PAC集团军正在积聚势力,试图控制共和党的未来战略发展方向。它们和立场较为温和的挺共和党派别已形成“内斗”之势。

  温和派代表美国商会已准备在2014年共和党初选中对党内这些“叛逆分子”发起一场宣传战。这些外围组织之间的战争比两党机构的选战还要热闹得多,因为它们花起钱来的“土豪”派头,令受制于联邦选举法中竞选经费规定的政党委员会自愧不如。美国商会准备为共和党初选砸进5000万美元。

  这对民主党可能是个好消息:共和党“内斗”可以分散选票。一些共和党人抱怨,保守派组织“增长俱乐部”惯于攻击立场温和的共和党候选人,反倒帮了民主党的忙。不过,“增长俱乐部”主席克里斯·乔古拉却把这些抱怨当做表扬:“想想他们的言外之意:我们11名工作人员干的事,效果可比他们几千人手还要好。”

  他不完全是在自鸣得意。如今任何想进国会的人都懂得:想要在某个选区竞选成功,与其讨好党主席或地方大佬,不如亲自上华盛顿拜访某些“独立机构”,这些机构远比党组织财大气粗,在选区更有“呼风唤雨”的能力。

  只有选民“不懂”

  民主党那边也没闲着。截至2013年末,最财大气粗的5家超级PAC都是支持民主党的。2014年中期选举的大部分电视竞选广告,估计都将由这些组织掏腰包。

  尽管希拉里还未宣布参选总统,各种新老外围组织已开始为她备战。“希拉里预备队”就是一个独立的草根组织,它已经把希拉里2008年竞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时的募捐人联系名单拿到手,还装备了由Catalist公司提供的大数据分析工具,为分析选情做准备。这家公司的资助人是包括金融大鳄乔治·绍罗什在内一向拥护民主党的大亨。

  另一家超级PAC“优先美国行动”为奥巴马2011年竞选连任而成立,现在的任务是确保希拉里·克林顿成为其继任者。“21世纪美国之桥”以“黑”共和党候选人为宗旨——“美国奋起”当初就是照它依样画葫芦成立起来的,今年也升级了战斗装备:成立一个“修正记录”工作团队,专门应对任何“黑”希拉里的举动。

  在“希拉里预备队”聚集在艾奥瓦州的啤酒厂时,加利福尼亚州一处高级度假酒店也在进行一场秘密会议。会议由美国工业大亨兄弟查尔斯·科克和戴维·科克组织,两年一度,目的是为保守派政治组织与金融、商界大亨牵线搭桥,就政治募捐达成协议。

  会议内容向来秘不外宣,但今年美国《琼斯》月刊拿到了一位与会嘉宾落下的会议议程,从而揭开这一神秘“政经相亲会”的面纱一角。议程显示,潜在捐赠人越有“实力”,“相亲会”的私密性越高。有些人只在度假酒店的大堂碰面,而出手最大方的捐赠人,比如2012年大选中给几家超级PAC总共捐了420万美元的波士顿投资家约翰·蔡尔兹和捐了360万美元的达拉斯富商罗伯特·罗林,被安排在科克兄弟的一处私宅内与超级PAC单独会面。

  科克兄弟为首的政治金援网络影响力不容小觑。致力于研究金钱对选举政治影响的非营利性组织“政治反应中心”估计,2012大选年中,这个网络为共和党筹集了4亿美元的竞选经费。从去年8月开始,为阻挠奥巴马医改,科克家族支持的非营利性机构“美国人争取繁荣”已经花了2700万美元攻击有弱点的民主党人,光是“抹黑”参议员凯·海根的广告就花了800万美元。假如共和党能在中期选举中夺得参议院的控制权,科克的集团功不可没。

  对于富人来说,通过超级PAC影响选情、左右政治走向的好处是,他们享受幕后操纵的快感,而无需公开自己的政治倾向,从而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美国奋起”始终没有透露是什么人在砸钱“黑”希拉里。

  被“黑”的政客通常能猜出谁在背后捣鬼,但对广大普通选民来说,除非像《纸牌屋》那样拍成电视剧,他们永远弄不懂这种政治金钱游戏的真相。正如监督政治金援活动的非营利性组织“21世纪民主”主席弗雷德·韦特海姆所说:“所谓秘密经费,只有选民是被蒙在鼓里的。”(新华社供中国纪检监察报特稿)

  相关链接:超级PAC

  美国选举资金主要分两大部分:一是各党派候选人竞选团队资金,二是被称为“外围团体”的各种利益集团和民间组织的助选资金。外围团体的资金主要用于开展各种助选宣传。候选人竞选团队募集捐款必须受联邦选举委员会监管。

  外围政治组织中,最重要的就是近两年刚兴起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超级PAC),它们被称为“超级筹款机”。根据联邦最高法院2010年的裁定,超级PAC能够向个人、企业或其他利益集团无限制筹集资金。它们虽不能与竞选阵营直接协调或直接向其提供献金,但可以把所筹资金用于对选举的支持,比如制作发布政治宣传广告,从而为富豪影响竞选打开方便之门。

  美国第一批超级PAC涌现于2010年中期选举,为共和党夺回国会众议院控制权立下大功。民主党一开始对超级PAC不屑一顾,但随着超级PAC展现其强大的吸金能力和宣传效力,奥巴马在2012年竞选连任时公开宣布对超级PAC敞开大门。据统计,2011年末,注册成功的超级PAC还不到100个,到2012年10月已达近1000个。(沈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