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宣传教育>以案警示

深谙影视业"潜规则"的电视台长

——辽宁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史联文违纪违法案透视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5-03-18 18:30

  原本2万元一集的电视剧,却花了35万购买。不听取审查小组意见,花费千万元购买5部电视剧,其中一部因为收视率不达标,仅播出3集就停播了……利用影视行业内的贪腐“潜规则”,时任辽宁广播电视台“一把手”的史联文,把权力当成了牟取私利的工具,最终把自己送进了监狱的大门。

  2014年7月21日,史联文因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退休前找“后路”,从好干部沦为巨贪

  1952年5月出生的史联文,从辽宁电视台新闻部记者干起,历任新闻部主任、副台长,2009年出任辽宁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党组成员、辽宁广播电视台台长,2012年4月退休。

  曾几何时,史联文也立志要当一名好党员、好干部。他先后获得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新闻界最高奖之一的范长江新闻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辽宁广播电视台的改革成为全国同行业的一面旗帜。

  作为党的舆论宣传战线的领导干部、省广播电视台台长,史联文应该有着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和社会责任感,牢牢把握政治舆论导向。然而在追名逐利的动机驱使下,史联文提出“在我的经营范围内不能丢掉一分钱”,追求经济效益第一,很少从政治上和社会效益上考虑问题。

  权力越大,伴随而来的风险也越大。史联文手中掌管着3000余人的干部队伍和几十亿的流动资金,却没有认识到这些权力的背后隐藏着风险。临近退休年龄,史联文想方设法为自己找“后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1999年至2012年,他收受贿赂仅人民币就达1140余万元,还包括金条、名表、鸡血石等在内的大量贵重物品。

  用公权力谋取私利,索贿对象从制片人到下属

  作为电视台的“一把手”,史联文本该谨慎用权,认真把握,可他却大事小情“一把抓”,决策拍板“一言堂”,财政花钱“一支笔”,选人用人“一句话”,把单位当成自己的专属领地,进行权力“垄断”,用公权力谋取私利。

  史联文利用电视剧的订购决定权收受制作人、发行人贿赂人民币571万元,港币20万元;利用广告公司签订合同的决定权,收受广告公司经理贿赂295万元;利用人事录用决定权,收受请托人贿赂54万元;利用干部任免权,收受下属人员贿赂420万元。

  2008年,沈阳一家广告公司在史联文的“帮助”下,获得了电视台广告经营,在其经营的广告业务中,获得了巨大经济利益。为了回报史联文,该公司从2008年至2010年间,分10次共计给他送上了270万元。

  在无限膨胀的欲望驱使下,史联文失去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之心,甚至连踩“雷区”、频触法律“红线”。

  中央多次强调禁止领导干部经商办企业、从事营利活动,可史联文对此置若罔闻。2009年8月,他出资50万元与郭某合作投资成立广告公司。公司承包辽宁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全时段广告业务,两年内收益达500多万元。史联文从中获得了一部分利益。

  影视剧版“不差钱”,买剧中的生财之道

  影视剧购销,是一个容易滋生腐败的领域,大权在握的史联文深谙影视行业的“潜规则”,利用手中的购剧权牟利,甚至让一些质量不高的影视剧也登上了荧屏。

  2008年,在史联文的“关照”下,一家公司将自制的电影推销到辽宁电视台播放,为了表示感谢,公司经理白某送给史联文一张银行卡,此后,陆续往卡里汇钱430万元。

  节目购销中心推荐一部电视剧,虽然审片组大多数同志审看后提出不同意见,但在史联文的“授意”下,中心仍然以每集60万元购买,总计2041.01万元。

  有一次,在没有听取审查小组意见情况下,节目购销中心花费4128万元购置了5部电视剧。其中一部古装剧还因为收视不达标等原因,在电视台仅播出3集就停播了。

  此外,辽宁广播电视台还以首轮黄金档每集35万元购买了一部电视剧,而该剧同时期出售给其它卫视的价格仅为每集2万元。

  在广告经营方面,辽宁广播电视台有严格规范。然而在史联文面前,这些制度却沦为一纸空文,根本不按程序制度执行。个别广告合同约定金额与实际缴纳金额一年竟相差千万元以上,仅2011年辽宁广播电视台就少收广告费12823.87万元,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任人唯亲泛滥,被“铁哥们”带进监牢

  广播电视台这么大一个摊子,这么重要的职责,是什么让史联文置规章制度于不顾?任人唯亲、拉帮结派,是重要原因。

  辽宁广播电视广告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崔军,是史联文的“心腹”、爱徒和得力干将。他从辽宁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一名普通的摄像员,成长为记者、新闻中心综合部副主任、对外新闻部主任直至主管广播电视台广告经营,每一步提升都离不开史联文的“呵护”。为了感谢史联文的一路关照,崔军从2007年底至2012年10月,先后6次送给史联文人民币221万元。

  在史联文任台长期间,他与下属之间称兄道弟,不是正常的上下级工作关系,从而形成了“团结紧密”的“哥们儿”利益集团。在这种权力框架下,台里许多重要事情都是这个小团体私下拍板做决策,之后再拿到所谓的会上走过场。

  于是,无论是正常的人员调动,还是干部提拔使用,都变成了史联文个人笼络人心、收买人情、打造“小圈子”的绝好时机。

  史联文曾经以为,自己苦心经营搭建的“政治壁垒”十分牢固。殊不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史联文违纪违法案正是源于崔军在广告合同管理不规范、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等严重问题而被查出的。史联文最终还是被自己的“铁哥们”带进了监牢。

  正像史联文在忏悔书中写的那样:“一个人的权力太大了,独断专横,他就会将权力为自己所用。”他的违纪违法事实,给我们每一名党员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以深刻的警醒:纪律面前没有例外。史联文恣意妄为过后,要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付出沉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