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宣传教育>勤廉楷模

24年钻研,助中国艾滋病治疗水平直追国际

李太生 就要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7-05-02 09:30

  31年前,当国际医疗领域认为晚期艾滋病难以医治时,还在法国攻读博士学位的李太生(见上图,资料照片)就凭借临床观察,挑战了实验数据的“权威”,并和导师共同向世界宣布,艾滋病人免疫功能可以重建。

  14年前,在国内人人谈“艾”色变,艾滋病人生存状况艰难。李太生团队仅用了10年时间,便让中国艾滋病抗病毒治疗水平直追国际。

  如今,在李太生团队的努力下,中国的抗艾治疗方案成了迄今为止国际范围内性价比最高的方案,也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有价值的借鉴模式。

  李太生何许人?中国著名艾滋病临床专家、北京协和医院感染科主任,也是唯一一名入选中组部“万人计划”首批名单的临床医生。

  “能以己之力解危济困,为国分忧,这正是自身价值的最好体现”

  一个周二,中午11时50分,北京协和医院,李太生诊疗了20多个病人后,顾不上吃饭,12时准时赶到实验室和他的研究生们一起探讨国际、国内抗艾的最新进展。

  “行医38年,24年投入抗艾研究,我热衷并执着于这项事业。”眼前54岁的李太生,精瘦、谦和,言语中透露出对工作的饱满激情。

  1993年,李太生受教育部公派,赴法国巴黎第六大学附属居里医学院进修,他选择了艾滋病作为研究专业。

  由于在提出艾滋病人免疫功能重建的理论中作出重要贡献,1999年,李太生被法国政府授予“优秀外国医师奖——维多利亚雨果奖”,成为首个获得该奖的中国人。到1999年毕业归国时,李太生已是国际抗艾知名青年专家。

  2000年后,中国艾滋病感染的报告数量快速上升。“当时,进口药价格昂贵,我国只有几种抗艾仿制药,剂量和3种配伍方案都由欧美推荐,且未在中国人群中做临床试验。”李太生回忆,当时首批接受国产仿制药免费治疗的艾滋病患者中,有四成患者在服药一段时间后出现了恶心、肝功损伤等副作用或耐药情况,这引发了国际社会对国产仿制药的质疑。

  关键时刻,李太生团队承接了国家“十五”科技攻关课题之一的“中国艾滋病病人的抗病毒治疗研究”项目。经过对国产药为期1年的研究,2006年,李太生团队用科学的数据和精确的临床观察解开了人们心中的疑惑:国产仿制药与进口药相比,安全性和疗效完全一致。此外,当时国际研究机构和世界卫生组织认为3个配伍方案没有好坏之分,他通过研究得出结论:2号、3号方案在中国艾滋病人中病毒抑制程度明显优于1号方案。

  李太生团队的研究不仅回应了国际上的质疑,更有巨大的经济效益:国产仿制药疗效与进口药相当,价格仅为进口药物的1/6,每月500元,这为国家节约了大笔开销。“作为一名医生,能以己之力解危济困,为国分忧,这正是自身价值的最好体现。”李太生说。

  “科学研究就得追求原创,这更有意义”

  是药就有副作用。根据欧美国家经验,艾滋病人用2号、3号方案治疗,均有一定比例患者出现严重的骨髓抑制,“艾滋病毒还没有打击多少,先将自身的白细胞杀死一大片。”李太生用通俗的话语解释,此外,还有一些患者出现了脂肪异常分布等副反应。

  “必须找到适合中国人的、可以长期用的、效优价廉的方案。”李太生根据临床经验大胆假设,“通过排兵布阵,对2号在出现副作用时限未到前换为3号方案,从而躲过骨髓抑制的高峰时段。”

  病人的临床表现和实验数据最直观:2010年至2013年的3年间,参加推广方案的4万名艾滋病人给了李太生一个“感恩的回馈”,2号方案治疗6个月后更换为3号方案后长期服用,骨髓抑制的发生率下降了5倍,脂肪异常分布几乎看不到了。

  “你怎么想到去‘倒腾’这些仿制药呢?”“没有新药,就得把老药用合理,取得和新药一样的效果。”李太生一语道出缘由。据统计,李太生带领中国艾滋病临床研究团队使中国艾滋病病死率从2003年的22.6%降至2015年的3.1%,12年间下降了86%。

  李太生团队的方案也为国家节约了大笔资金,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简单放弃2、3方案中的“固定搭档”奈韦拉平,就会使中国每年的投入从20亿元直升至80亿元;如果不采用优化方案,按照比例将会有好几万人发生严重的骨髓抑制,每年给国家增加负担上亿元。

  “科学研究就得追求原创。做人家没做过的,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这更有意义。”李太生是这样想的,更是这么做的。

  “让染艾者有质量地活下去是我们的任务”

  降低艾滋病药物的副作用和耐药性后,艾滋病患者预期寿命得到了显著延长。但目前,国际抗艾领域又出现了新问题:治疗10年以上的患者中,因重要脏器并发症导致非艾滋死亡的人数显著上升。

  “让染艾者有质量地活下去,是我们医务工作者要完成的任务。”李太生有了新目标,他要依托北京协和医院强大的多学科平台,实现风险评估及综合干预等的全流程、示踪化、个案化综合管理与诊治研究新模式。

  心内科、内分泌科、放射科、肾内科、血液科、检验科、艾滋病全国研究网络组……李太生团队开展的多学科协作诊疗及大样本、前瞻性的队列研究,解决了临床面临的一系列治疗难题:首次测算出中国艾滋病患者糖尿病发病率、空腹血糖受损率均高于普通人群;发现在协和随诊的艾滋病患者的神经认知功能问题主要体现在大脑执行能力的下降,通过有效干预,有认知障碍的艾滋病患者服药依从性均达到95%以上……目前,李太生团队建立的艾滋病综合诊疗“协和模式”,使患者服药依从性提升至99.2%,显著高于国际理想服药依从性水平(95%),患者的机会感染率由治疗前的34.7%降至1.8%,年病死率低于0.3%,达世界领先水平。

  “未来10年您的目标是什么?”

  “我希望在某些方面超过欧美。”

  “突破口在哪儿?”

  “一个是国家加大对化学药物研发的支持力度,同时,加强传统中医药的开发,降低艾滋病人的免疫激活能力;另一个,通过艾滋病综合诊疗模式,降低重要脏器的长期副作用和并发症。”李太生信心满满。(记者 江 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