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宣传教育>勤廉楷模

中央党校学术委员、教授赵曜

“我不是大家,我只是个教员”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6-11-24 14:36

  84岁高龄的赵曜教授(上图)背已微驼,耳朵不太好使,然而清澈的眼神、清晰的思路、敏捷的应答,仍让这位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工程首席专家散发着强大的人格魅力……

  在2011年11月举行的“赵曜教授80华诞、60年从教暨赵曜学术思想座谈会”上,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给赵老做了如此评价:“赵曜同志为人师表,才华出众,学识渊博,治学严谨,研究领域广泛,教学成就突出,学术成果卓著,在党的理论建设和研究宣传、在培养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和高层次理论人才、在科学社会主义学术研究和学科建设上作出了突出成绩和贡献,堪称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界的一位领军人。”

  苦学实干 坚定信仰

  “我们这一代人通过学习马列经典著作,树立起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

  1932年4月,赵曜出生在哈尔滨市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5岁上小学,之后在长春读中学。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中,他从学生时代就深刻感受到了“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的亡国之苦和国民党统治时期的腐败。后来,赵曜亲眼目睹了中国人民抗日救国的英雄业绩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波澜壮阔的人民解放战争……这一切影响了他一生的政治选择。

  1948年中学毕业,赵曜被东北行政学院(今吉林大学)行政系录取。当时的校长是林枫,领导和老师中也有许多共产党人。在校期间,他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学习上如饥似渴。1950年,刚刚度过18岁生日的赵曜,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于同年提前留校,在吉林大学度过了30年的教学生涯。1979年,赵曜调入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室,度过了人生的又一个30年。

  “我们这一代人大体上是通过学习马列经典著作,树立起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坚信社会主义必将代替资本主义。”赵老说,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也是信仰,“作为马克思主义核心的科学社会主义,令人信服地揭示和阐明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总趋势。尽管20世纪末世界形势逆转,苏东剧变,但这只是大时代的一个小插曲,不可能改变人类历史的总规律”。

  精读原著 关照现实

  “科学社会主义是建立在现实基础之上的社会主义,就是要从实际出发”

  “1966年以前,我就把列宁全集和斯大林全集读完了,马恩全集由于出版时间拉得很久,常常是刚到新华书店,就被告知新书已经卖完,当时只看了一半。”赵老谈道,“打好专业基础,最重要的是学习马列经典著作原著原文;然后是近现代史及党史,所谓‘论从史出’。”

  有人评价,对科学社会主义原著原理的学习研究,像一条红线,贯穿在赵曜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研究和教学过程之中,也使他的社会主义教学研究具有更广阔的研究思路和更坚实的理论基础。赵曜先后发表了《论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历史发展中的几个特点》等多部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原著研究的力作,对科学社会主义学术界发挥了引领作用。

  “科学社会主义是建立在现实基础之上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历史经验就是要从实际出发,而从实际出发,首先就要研究现实,研究现实在国内就是要认识本国的基本国情,认识今天我们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国外,就是要准确地把握世情,认识世界的发展趋势,尤其是正确认识当代资本主义和世界社会主义。”赵老反复强调说,“在认清国情和世情上,我们有过沉痛的经验教训,在我们党内和干部队伍中,相对地说,对国情和国内问题重视和研究得较多,而对世情、时代和形势则重视和研究不够。”于是,赵老相继发表了《关于时代问题的新思考》《资本主义在20世纪为什么能够“死里逃生”和“转危为安”》等专著和文章,帮助人们更好地从实际出发,更深入地认识世情。

  赵曜研究领域非常广泛,始终紧紧围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这个中心。《全面系统地把握邓小平理论的科学体系》《邓小平与当代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实践和成功奥秘》等著作引发了强烈社会反响。

  “精读原著、学习历史、研究现实,三者统一,可以说是我在学术研究上的一点心得。”赵曜说。

  低调谦逊 治学修身

  “我没有什么突出的贡献,只是个教员,为国家做一点贡献,是我的分内事”

  许多人回忆,年轻教员备课讲学,不少要先读赵老的讲稿、先听赵老的课,从赵老的创造性思路、独特的概括、平实的教风中得到启发。学员普遍反映,赵老师的课好,主要是基本功扎实,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有系统性阐述和准确把握;实事求是,对党的理论政策、对中国问题有中肯务实的分析;讲求艺术,把具有高深学术性的内容深入浅出地娓娓道来。

  看到时下不少老师,有的在教学上下功夫不够,难以把课讲好;有的只讲课,欠缺做研究的能力,赵老表示,“当教师的基本功有两项,即教学和科研,二者是相辅相成的,我建议大家‘两条腿走路’。”

  赵曜先后培养了20位博士生、20位在职研究生,还有一些访问学者,其中不少已成为党和国家的中坚力量;所主编的《科学社会主义新论》《科学社会主义教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概论》等教材和教材类学术专著,已被许多院校作为教学参考书使用。

  “赵老为人低调、谦逊,治学与修身并重”“赵老人品好、人缘好,大家发自肺腑地尊敬他、喜欢他”……在赵老工作过的地方,同事们无不这样夸赞他。每每听到赞美之词,赵老总报以微微一笑。在他内心深处,这本是教师教书育人的应有本分。

  “我的一生很单一、单纯和单调,从5岁上小学,就没离开过学校,不是读书就是教书,几乎当了一辈子教书匠。”采访中,赵老多次讲道,“我不是什么大家,没有什么突出的贡献,我只是个教员,为国家做一点贡献,是我的分内事。”(记者 郑海鸥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