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宣传教育>海外观察

申奥搞贿选?巴西警方盯上本国奥委会主席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09-24 09:36

  一年前,巴西名城里约热内卢举办了盛大的夏季奥运会,这是奥运会首次登陆南美大陆。

  不过,这场体育盛会自筹备阶段就不断曝出贪腐丑闻。里约警方日前展开的搜查行动更是令人怀疑,奥运会主办权也是腐败产物。

  警方当天搜查了巴西奥委会主席卡洛斯·努兹曼的住所,原因是他涉嫌参与行贿国际奥委会委员、以不当手段帮助里约申奥成功。

  “非公平竞争行动”

  巴西环球电视台报道,里约警方9月的某天一早搜查了努兹曼位于里约一处高端社区的住所。这名巴西体育界名人随后接受了警方问询。

  报道说,努兹曼涉嫌直接参与买通国际奥委会委员,并且为行贿方与受贿方“牵线搭桥”。

  另据媒体的说法,警方从努兹曼的家中拿走了文件和电脑。他的律师宣称,努兹曼将配合调查,但没有进行任何违规操作。

  在调查中,警方没收了努兹曼一本巴西护照、一本俄罗斯护照和一本外交护照,禁止他出国。

  里约警方晚些时候证实,70名警官参与搜查11处地点。另外还有其他国家也派人协助调查。警方正在调查一起“国际腐败阴谋”,有人涉嫌行贿国际奥委会委员,以帮助巴西赢得奥运会主办权。

  警方说,9个月前开始调查这桩贿选丑闻,相关调查名为“非公平竞争”行动。“有力证据显示,努兹曼直接参与从国际奥委会非洲委员处购买选票,从而帮助里约拿到主办权。”

  努兹曼现年75岁,去年再次连任巴西奥委会主席,本届任期定于2020年结束。若他干满任期,将实现连续25年领导巴西奥委会。

  努兹曼曾经担任12年的国际奥委会委员,目前是国际奥委会名誉委员,还曾出任里约申奥委主席。他现阶段为东京奥组委提供咨询。

  里约贿选疑云

  2009年,里约赢得2016年夏季奥运会承办权,当时的竞争城市还包括芝加哥、马德里和东京。

  法国《世界报》今年3月爆料,2009年国际奥委会宣布里约获得2016年夏季奥运会承办权的三天前,巴西商人阿图尔·苏亚雷斯曾向时任国际田联主席拉明·迪亚克之子帕帕·马萨塔行贿150万美元。另有50万美元于里约申奥成功后又存入其账户。迪亚克当时兼任国际奥委会委员,颇具影响力。

  媒体曝光这桩丑闻之后,国际奥委会方面宣布展开相关调查,而里约奥组委一名发言人出面否认贿选一说。

  苏亚雷斯据信因行贿“收获颇丰”,曾获得多个奥运项目合同。他现阶段据信身在美国迈阿密。按巴西环球电视台的说法,他正遭巴西警方通缉。

  在9月初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巴西检方说,努兹曼涉嫌与里约州前州长塞尔吉奥·卡布拉尔共谋贿选。

  检察官法维亚娜·施耐德说,鉴于政府在建设奥运场馆方面花费了数百亿美元,奥运会也就成为了“腐败的温床”。

  警方发言人安德森·波布伦说:“我们无法确定这200万美元意味着几张选票,只知道当时国际田联主席的儿子受贿。但一张选票不足以起到决定性作用,非洲团是一个集体,因此可能意味着10张选票。”

  此外,时任国际奥委会委员、纳米比亚人弗兰克·弗雷德里克斯已经承认,在里约赢得主办权的同一天,他从帕帕·马萨塔处得到30万美元的“合法咨询费”。

  对于巴西警方的行动,国际奥委会一名发言人说,他们也是从媒体报道中得知了巴西检方的行动,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这件事对国际奥委会而言至关重要,因为它关乎这一机构选举过程的公正性。一旦发现有人违规操作,将予以处罚。

  1998年,因盐湖城冬奥会贿选丑闻,国际奥委会曾陷入信任危机,10名时任国际奥委会委员被除名。

  本月中旬,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在秘鲁利马举行的国际奥委会全会上反复强调了对腐败活动既往必咎、确保奥林匹克运动公信力的态度。

  行业腐败成巴西痼疾

  除了体育界频曝丑闻外,巴西其他行业也未能幸免。自2014年,巴西开始大规模反腐败调查。当年3月,媒体披露巴西石油公司高管集体腐败,利用外包工程虚抬报价收受贿赂,随后发现有政界人士向巴油推荐承包商并从中收取好处费。为此,司法机构展开名为“洗车行动”的调查,涉案人员包括众多政界、商界精英。自此以后,司法机构接连曝光多桩贪腐案件,让遍布该国多个行业的“蛀虫”无处遁形。

  因牵扯巴油腐败案,巴西最大建筑企业奥德布雷希特公司被巴西检方调查,结果牵出一系列海外行贿丑闻。

  今年3月下旬,巴西警方发动“劣肉行动”,搜查数百家肉制品加工厂,原因是它们涉嫌将不合格肉制品投放国内外市场。问题肉事件迅速发酵,影响到巴西在国际市场的形象,致使多国一度暂停进口巴西肉制品。若论丑闻背后的罪魁祸首,除“黑心”厂商外,利欲熏心的农业部质检员也难辞其咎。

  里约奥运会在筹备阶段就已经卷入多起腐败丑闻。巴西媒体2015年报道,时任国会众议院议长爱德华多·库尼亚涉嫌从里约奥运施工方奥亚斯建筑公司处收受190万雷亚尔(约合308万元人民币),从而在2012年主导通过了对奥运工程减免税收的法案。库尼亚已因牵扯巴油腐败案入狱。另一家建筑企业卡里奥卡公司也被控在奥运项目招标过程中行贿。

  因被曝腐败丑闻,不少建筑公司难以获得贷款、甚至申请破产,一度影响了奥运场馆的建设。另据媒体的说法,如今几乎每一个奥运基础设施项目都在接受司法调查。

  今年6月,里约州前州长卡布拉尔被判入狱14年,罪名是受贿和洗钱。他曾与人一同侵吞原本应该用于公共工程项目的款项2.2亿雷亚尔(约合4.6亿元人民币),包括奥运会开幕式场馆马拉卡南体育场的建设款。

  里约市前市长爱德华多·帕埃斯如今因涉嫌收受至少150万雷亚尔(约合314万元人民币)并将奥运工程项目安排给“关系户”而接受调查。

  父子牵扯多起贿赂

  本轮贿选丑闻的主角迪亚克父子还牵扯东京申奥腐败丑闻。

  2013年9月,国际奥委会确认,东京击败伊斯坦布尔、马德里,取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

  去年5月,英国《卫报》披露,为成功申办奥运,东京申奥委员会曾支付帕帕·马萨塔巨额好处费。法国检方随即证实,已对东京申奥过程涉嫌腐败和洗钱正式立案调查。

  按法国检方说法,2013年7月和10月,即东京申奥成功前后,两笔总计280万新元(约合1350.2万元人民币)的款项先后从一家日本银行汇入新加坡“黑潮”公司账户,其名目是“东京2020年夏季奥运会申办”。法国检方怀疑这280万新元是日方向迪亚克父子行贿的款项。

  “黑潮”公司所有人与帕帕·马萨塔私交甚密,而迪亚克父子当时又在巴黎有大量金钱支出。有消息人士指出,曾有17万美元被用来在巴黎购买珠宝。

  只不过,曾任东京申奥委员会主席的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在丑闻曝光后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被外界认为是行贿款项的那笔钱实际上是“合法咨询费”。

  卷入两桩申奥丑闻的迪亚克是塞内加尔人,现年83岁,曾执掌国际田联16年,2015年离职。他1999年至2013年任国际奥委会委员,2014年成为国际奥委会名誉委员。

  2015年11月,有人指控迪亚克在俄罗斯兴奋剂丑闻中接受逾100万欧元(约合779.4万元人民币)的贿赂。他已经在法国受控受贿、洗钱罪名,被禁止出国。2015年底,他的国际奥委会名誉委员头衔被撤销。

  迪亚克之子帕帕·马萨塔目前在塞内加尔,去年1月起遭国际刑警组织通缉,并被国际田联道德委员会处以终身禁职处罚。

  另据报道,帕帕·马萨塔据信于2011年10月向卡塔尔方面索要500万美元贿金,从而帮助卡塔尔取得2017年世界田径锦标赛举办权。尚不清楚这笔钱最终是否落入帕帕·马萨塔的腰包。

  法国金融检察官办公室近日证实,相关调查已经发现一个由帕帕·马萨塔所领导的“大规模腐败系统”。

  同一天,帕帕·马萨塔在塞内加尔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法国检方派人来塞内加尔调查他,自己会予以配合,并且准备好证据自证清白。(特约记者 杜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