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宣传教育>海外观察

日本:政府官员的“下凡”腐败风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05-17 08:30

  日本文部科学省副大臣前川喜平1月19日辞职,从而为部门内部有人违规帮助一名官员退休后在高校谋职的丑闻领责。在日本,政府官员卸任后到先前所监管企业或有政府背景的机构任职,被称作“下凡”。这种传统常被视为腐败温床。早在10多年前,日本政府就开始对这种风气叫停。2007年修订后的日本《国家公务员法》对“下凡”活动提出更加严格的要求。尽管如此,这方面的立法努力与行政措施至今收效甚微。

  “斡旋体制”

  日本政府内阁府“再就职等监视委员会”从去年开始调查文科省违规“下凡”现象。相关报告今年1月20日出炉,证实了这一部门内部有人系统性参与“下凡”活动。

  调查报告说,文科省人事课2015年6月向早稻田大学推荐了前高等教育局局长吉田大辅,称此人退休后可到这所知名学府就职。当年10月,吉田赴这所高校任教授,当时他退休刚刚两个月。接受调查之初,文科省否认有人参与违规“下凡”活动,但调查人员在与早稻田大学方面沟通后得出了相反结论。

  日本《国家公务员法》规定,禁止在职公务员要求企业或机构聘用退休同事,同时禁止在职公务员提供相关信息。对于“下凡门”两名“主角”吉田和日本文科省副大臣前川喜平,“再就职等监视委员会”发现两人都存在不当行为。调查人员说,吉田于2015年7月亲自向早稻田大学发送自己的简历,当时他并未退休。身为前高等教育局局长,他曾经主管的业务包括向大学发放补助和入学考试等。

  按日本《国家公务员法》,公务员在职期间不得为其退休后的生计展开求职活动,也不得要求企业或机构为其退休后上岗而“预留岗位”。此外,退休后就职私人领域的前公务员在“下凡”后两年内不得充当所供职企业的说客。前川1月19日辞职,从而为部门内部违规“下凡”丑闻领责。

  根据“再就职等监视委员会”的调查,前川曾违规“关照”其他官员的再就职。2015年,他联系了一名已退休并在一家机构任职的前文科省官员,询问对方是否愿意放弃这一职位,从而给另外一名退休官员“腾地儿”。他还涉嫌向一名即将退休的官员征询“下凡”意向,并把此人的想法告知一家机构。

  文科相松野博一2月6日举行记者会,就文科省系统性“下凡”问题通报最新调查进展。他说,“下凡门”始于2009年,文科省历任副部长级高层官员都知晓这一问题的存在。现年67岁的文科省人事课前官员岛贯和男是“下凡门”核心人物。岛贯2009年7月从文科省离职后,以顾问、参事等头衔在与该省相关的企业及团体再就业,工作之余介绍他人再就业。大约2013年,文科省形成了由人事课参与的斡旋体制。除人事课长外,历代事务次官及文科审议官(均为副部长级)也都知晓这一体制的存在。“再就职等监视委员会”说,他们还在调查文科省另外37项违规“下凡”活动,涉及官员9人。

  “下凡”成风

  日本政坛长期存在所谓“下凡”传统,最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许多企业提供优厚待遇以吸引经验丰富、关系网庞大的政府退休官员进入企业工作。出自经济产业省、农林水产省等直接与产业界打交道的退休官员更是“香饽饽”。一般来说,退休官员到半国营或私营企业担任的职位都很轻松,通常是顾问。他们凭借自己在某个行业的影响力,在让企业效益节节攀升的同时,也把自己的钱包装满。这种体制下,除却那些有能力升到部门最高职位的人,不少政府官员倾向于早早退休,从事“第二份事业”。

  退休官员所“下凡”的企业或机构一般与该官员在任时所管辖的业务相关,这种活动容易滋长以权谋私、内部交易等行为,因此长期遭人诟病。早在2005年,一桩大型公共建设工程腐败案曾震惊日本舆论界,检方当时指控26家公司和8名公司经理涉嫌于2003年至2004年,在180份桥梁工程招标过程中联手进行暗箱操作,私下瓜分工程合同。接受调查的公司经理供认,隶属国土交通省的日本道路公团退休官员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并称“拉合同”是这些退休官员“下凡”建筑公司的交换条件。

  2011年“3·11”日本大地震发生后,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化学爆炸和放射物泄漏,引发放射性污染。事发后,许多日本人怀疑政府经产省和核电站运营商东京电力公司相互勾结,阻挠政府对核电站实施严格安全监管。当年4月,前经产省资源能源厅长官石田彻退休后在东电任顾问的消息更是引发舆论哗然。资源能源厅在政府核能政策制定过程中发挥枢纽作用。正因如此,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在评论石田“下凡”东电的决定时曾说,此事“无法为全社会所接受”。

  收效甚微

  长期以来,日本政界为叫停“下凡风”做过多种努力。2007年,《国家公务员法》修正案获得国会批准,并且被民众寄予厚望。根据修正案,政府于2008年在内阁府设立“官民人才交流中心”,由政府各部门斡旋退休官员的就职,以增加透明度;此后3年内,则全面禁止中央部门的斡旋。据日本媒体《每日新闻》1月的报道,尽管许多日本官员知道《国家公务员法》于2007年修订并被强化,但他们一般只会在即将退休时才会关注相关细则。2009年,时任首相鸠山由纪夫禁止政府有关部门安排政府官员退休后到有政府背景的机构或公司任职,同时禁止了“官民人才交流中心”为退休官员找工作。为退休官员在半官方机构中安排工作也在禁止之列。

  但日本总务省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政府高官退休后到相关机构或企业担任要职的有1594人,接收单位多达1285个。另据内阁人事局介绍,2009年至2016年再就职的政府管理层中,约7500人在离职后的3个月内就实现再就职,速度之快令人怀疑他们是否在退休前就展开了求职活动。此外,“下凡门”曝光后,文科省向日本最大在野党民进党提交相关资料显示,离职后不足两个月就在大学等机构再就职的官员,仅在2011年起的5年间就有42人,其中14人离职第二天即实现了再就职。可见,政府官员退休或退职后到相关机构或企业任职的问题一直未能得到遏制。“下凡风”能否由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叫停颇受外界关注。

  文科相松野1月20日说,文科省将给包括前川在内的3名官员减薪,并要求另外4人停职。松野本人将上缴今后6个月的工资。松野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件事影响了公众对政府的信任,我对此深表歉意。事情的发生缘于部门人员缺乏对退休人员再就职规定的理解和守法意识不足。”只是,一名文科省官员告诉《每日新闻》记者,在职官员参与违规“下凡”活动的现象并不仅仅存在于文科省这一政府部门。首相官邸这次看似想要结束“下凡风”,而前川这名副大臣的去职能否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仍有待观察。

  受安倍委派,日本政府国家公务员制度担当相山本幸三1月31日宣布在所有政府机构内调查违规“下凡”活动。共同社分析,因为涉嫌违规“下凡”的退休官员人数众多,这轮针对所有府省厅的调查势必难度不小,若要确认这些人是否违法恐将花费不少时间。媒体还报道,有在野党人士指出,鉴于“再就职等监视委员会”也曾在日本消费者厅和国土交通省查出了违规“下凡”事件,建议在刑法中对此类行为进行约束。只不过,安倍政府对这一方案持谨慎态度。(特约记者 杜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