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我就想在纪检战线上干一辈子”

——追记浙江省嘉兴市原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陈刚(上)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08-31 06:58

  7月1日16时25分,浙江省嘉兴市第一人民医院,时任嘉兴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陈刚的病房里,随着心电监护仪发出的尖锐响声,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条令人绝望的直线。

  与癌症抗争了四年,陈刚的生命最终在55岁画上了休止符。

  “如果不是这场病,明年将是他在纪检战线上工作的第三十个年头。”嘉兴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徐春华说,“他一直挂心的几项重点工作,进展很好,只是他再也看不到了……”

  斯人已逝,音容宛在,风范长存!

  满腔忠诚——
  “人民把权力交给我们,我们就必须履行好职责。”

  6月24日,陈刚去世前一周。

  “沙、沙、沙……”靠在床头的陈刚颤巍巍地勉强握着笔,吃力地在一份材料上一笔一画写着修改意见,枯瘦的手早已没有多少力气。

  “书记,您别写了,我都记下了!”立在一旁的徐春华鼻子有些发酸。

  时至今日,一说起当时的场景,徐春华仍忍不住哽咽:“他当时非常虚弱,声音都很轻了,我要靠到他嘴边才能听清他在说什么。看着他,我不忍心,但又劝不住。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觉得这是自己的分内工作,就必须做好。”

  陈刚对党和事业的热爱与忠诚,在血液里燃烧了几十年,直至生命终结。

  从1989年9月进入纪检监察队伍,陈刚先后在浙江省纪委研究室、审理室、第三纪检监察室、申诉复查室等部门工作,还曾任余姚市肖东镇党委副书记、余姚市监察局副局长、省纪委派驻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纪检组组长,2013年5月任嘉兴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

  早在省纪委的时候,“工作起来很拼”,就是他留给同事们最深的印象。

  回忆起20多年前的一个雨夜,现任浙江省委巡视组副厅级巡视专员的施锦焕记忆犹新。那时他和陈刚同在省纪委某专案组工作,晚上加完班之后,他决定起身去楼道里走一走。看见陈刚屋里的灯还亮着,便敲门进去。

  “陈刚,你怎么还没睡呢?都快1点了。”

  “哦,锦焕啊。”看见施锦焕进来,陈刚抬起了头,“我把今天的材料整理一下,很快就结束了。”

  当时没有电脑,材料全靠手写,陈刚已经写了满满七八页纸,字迹非常工整,条理清晰。第二天早上,施锦焕去叫陈刚吃饭,才发现他一宿没睡。施锦焕早就听说陈刚工作起来很拼,那天他算是见识了。

  “当时我问他这么拼累不累,他对我说:‘我觉得咱们这个工作特别有价值,也特别锻炼人,我就想在纪检战线上干一辈子。’”陈刚说话时眸子里闪着光。那场景,施锦焕时隔20多年仍然难以忘怀。

  “我就想在纪检战线上干一辈子。”这句看似平凡的话语,陈刚说了近30年,也做了近30年。

  2014年10月,到嘉兴市任纪委书记的第二年,陈刚被确诊为后腹腔转移性癌症。经治疗后,他感觉自己“恢复得不错”,于是又马上回到工作岗位上。特别是2016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展开后,陈刚工作起来更加拼命了,他说:“浙江作为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试点省份,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我们嘉兴也一定要走在浙江前列。”

  于是,病情严重就住院治疗,病情稍好转就出院工作,成了他的固定模式。就算在治疗期间,他也只是换了个地方办公和开会——病床前研究工作、宿舍楼下的食堂里开会成为了常态。

  为此,他的爱人跟他发过脾气,同事们也经常劝他多休息,他却总说:“人民把权力交给我们,我们就必须履行好职责。”

  “有时候我看到他当天状态非常不好,人都坐不起来,我实在不忍心拿出材料。但我知道,监察体制改革工作和留置场所建设是陈书记一直挂念的事情,我又没法不给他看。”嘉兴市纪委监委办公室主任崔加晶回忆道。

  “书记,您怎么来了?!”在办案点执行审查调查任务的嘉兴市纪委监委干部李晓龙看着眼前的陈书记,语气中满是惊讶。那是今年3月的一天,病情急剧恶化、走路都发飘的陈刚硬挺着去留置场所察看,详细询问了当时正在点上查办的案件情况。回医院的车上,陈刚拿出手机拨通了女儿的电话:“爸爸今天很高兴,我之前关注的工作又有了新进展……”

  “铁肩”担当——
  “你们尽管放手去做,有什么事情我来担着。”

  “你们大胆去查,特别是审查对象早期工作中就认识的、有长期交往的那些商人朋友,要重点锁定!”今年3月的一天,在听完嘉兴市城乡规划建设管理委员会原党委书记、主任陶金根的问题线索汇报后,陈刚当即表示。

  而此时,他因病情恶化,刚做完全胃切除手术回来,正忍受着术后的疼痛和呕吐等不适症状……

  “陈书记的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该办的案子坚决办,从来都不含糊。”嘉兴市纪委常委张黎群说。

  时间回溯到2013年,陈刚调任嘉兴市纪委书记不久,有人举报嘉兴市下辖某县政协领导班子到当地一家国企开会,并在该国企吃了一顿饭,还接受该企业赠送的礼物。

  “马上派人去查,这事牵涉到一个领导班子,缓不得。”陈刚疾步走进张黎群的办公室对他说。

  没过几天,张黎群耷拉着脑袋回来了:“书记,这事儿不好弄啊!他们互相袒护,谁也不说实话。”那时,中央八项规定出台没多久,很多人认识不到位,工作不配合。调查进行得很不顺利。张黎群介绍。

  “我就不信了!”陈刚当即拿起电话就给该县主要领导拨了过去。

  第二天,张黎群再带队下去查的时候,就明显顺利多了。最终,该县政协主席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班子其他成员被责令检查。这起案件作为嘉兴查处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首案,在当地形成了有力震慑,让广大党员干部感受到了市委、市纪委狠抓干部作风的决心。

  “无论是查案子,还是其他工作,陈书记都会给我们‘兜底’,在我们心里,他就是敢担当的典型。”徐春华告诉记者。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开始后,在浙江,省里在调研中有两种意见,一种是放弃纪委原有办案点,在看守所建立留置场所;另一种是沿用纪委原有办案点。

  从2013年开始,为了满足执纪审查工作需要,嘉兴市纪委便开始重新设计、建造办案点,当时已基本完工。听闻有可能在看守所建立留置场所后,陈刚急了:“投资了近7000多万元,也即将建成投入使用,难道就要废弃了吗?”

  当时的陈刚,病情稍微得到控制,他连忙准备了一份材料,在全省各市纪委书记座谈会上,专门进行了汇报;在省纪委主要领导来嘉兴市调研监察体制改革实践时,他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

  “其实很多市都面临这个问题,但只有他一次次提出来了。”张黎群说,“有人劝他说这种大事上级决定就好了,何必去操这个心,他却反问道:‘怎么能这么说?做工作要实事求是,我们这里确实有更适合的方案。我作为纪委书记,肯定要跟上级汇报,这些事情我不担着,谁担着?!’”

  最终,在多次汇报、协调、商讨之后,省纪委监委决定由嘉兴在全省率先试点探索“把纪委原办案点作为留置场所,并由公安机关负责日常管理”的模式。

  今年4月,嘉兴下辖的海宁市纪委监委在查办一起案件中遇到的“新情况”,让海宁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王险峰犯了难,考虑到陈刚身体不太好,王险峰就没有直接向他汇报此事。不承想,当天晚上,他就接到了陈刚打来的电话。

  “陈书记的声音比较虚弱,但是问的很细,还鼓励我们要勇于探索。”王险峰说,那通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除了案件情况,陈刚还问到在监察工作规程上的依据,指导如何去做。

  然而,王险峰不知道的是,电话那头鼓励他的陈刚,当天晚上刚刚住进医院,身上还插着好几根管子……

  “你们尽管放手去做,有什么事情我来担着,有什么需要出面的我去协调。”在嘉兴的这5年,市纪委机关的同志以及各县市区的纪检监察干部记不清多少次听到陈刚这样说,这番话给了他们认真履职的底气和动力。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我在嘉兴当纪委书记,你们就不要在这里赚一分钱!”

  “谢绝探望”,这四个字,一直贴在陈刚所住病房门上的醒目处。

  从2014年查出癌症到病重住院,陈刚一直谢绝一切来访,还专门“封锁”他生病住院的消息,以至于连他的哥哥姐姐和亲家都是在他临终前几天才得知情况。

  “想来看望书记的人很多,但书记说谈工作的欢迎,其他的探望就不必了。实在拦不住的,也让我嘱咐对方千万不要带礼物。”崔加晶说。

  有一次,一个县里的纪检干部不知从哪里得知陈刚生病的消息,在市里办完事之后便顺道去医院探望。结果人一走,陈刚就噌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对崔加晶和司机陈滨发火:“怎么回事啊?你俩谁说出去的?”

  熟悉陈刚的人都知道,工作不忙时,他都是回家吃饭,饭后有时间就和妻子出去散步,闲时喜欢下下围棋、练练书法。生活过得简单宁静,在外人眼里甚至有些“无趣”。

  “没见过他参加什么酒局、饭局。”陈滨说。一些纪检干部还告诉记者,曾在晚饭时间接到陈刚的电话,“没谈什么工作,就是问人在哪里,在干什么。后来,我们才知道,陈书记这是在‘抽查’饭局酒局。”

  共青团浙江省委书记朱林森和陈刚是十年前省委党校培训班的同学,谈起对陈刚的印象,朱林森首先提到的就是“对自己要求严格”。

  “从他身上能感受到一股正气。当时我和他一个宿舍,他经常叮嘱我:‘我办过很多案子,深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道理,侥幸心理是千万不能有的。’”朱林森说,自己那时刚走上领导岗位两三年,陈刚的这些话对他影响非常大。

  2017年底,陈刚女儿结婚,朱林森是证婚人。“婚礼简简单单的,都是双方的亲戚,好友也就四五个。作为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包了一个红包给他,他说‘你搞这些做什么’,最后硬是没有收。”朱林森回忆道。

  而陈刚单位的同事,则是直到他去世后才知道他女儿出嫁的消息。“我跟他搭班子这几年关系很好,没想到这个事他竟连我也没说。”向记者谈及此事时,徐春华红了眼眶。

  在医院打针时,陈刚脱下外套,护士都惊讶了——陈刚的毛衣上有好几处补丁。护士们都忍不住对他说:“陈书记,您这衣服该换换了!”陈刚则报之一笑:“我都这把年纪了,讲究那些做什么,穿着舒服就行。”

  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家人陈刚也绝不“开口子”。

  曾有亲戚打电话找他帮忙在嘉兴牵个线、介绍点生意。陈刚在电话里就吼了回去:“我在嘉兴当纪委书记,你们就不要在这里赚一分钱!”

  陈刚姐夫的一个朋友知道他和陈刚的关系后,想托他找陈刚“帮帮忙”。姐夫在电话里话还没说完,陈刚就一点也不客气地打断了:“你不要来,来了门也不给进!”

  陈刚倾注心血的嘉兴市纪委监委留置场所完工后比预算结余几百万元。负责这个项目的市纪委原副书记姜锁楼告诉记者,工程造价能减少几百万元,离不开陈刚的严格要求。“建设工程里最怕‘变更单’,问题往往就出在这上头。而我们整个工程只有一张‘变更单’,还是因为地基打下去之后是石头,才不得不变更。”

  陈刚弥留之际,得知消息的人们都赶来医院见他最后一面,有人想给他爱人送些慰问金以表达心意。

  “请你们一定收回去,陈刚一辈子没收过人一分钱,我怎么可以坏了他这个规矩,他知道了绝对不会原谅我的……”这个一贯坚强,在外人面前从不掉泪的女人,再也没能忍住,失声痛哭。

  追悼会上,有人按照当地习俗送上“白包”。然而,他们的“白包”当场就被装进一个信封里退回,还多了一封以陈刚女儿、女婿的名义所写的答谢信:“慈父患病期间一直得到组织和您的关心和关爱……您的心意我们已领,请予理解。”

  嘉兴南湖,天朗气清,风景依旧。英魂已逝,唯余徐徐清风、浩浩正气。

  陈刚书记,走好。陈刚同志,走好。(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刘一霖 颜新文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薛鹏 视频制作 尹雪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