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大数据”督查:助力精准扶贫的利器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8-01-04 09:00

  “114个县(市区)、2.7万多个村居、12个精准扶贫项目涉及资金575亿元、扶贫数据4.3亿条……”如此广的涉及范围、如此大的资金投入,怎样监督检查?湖北运用“大数据”快速完成了海量信息检索,迅速锁定疑点问题,“大数据”督查已成为整治基层蝇贪的利器,助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法宝。

  在湖北,“大数据”督查已连续运行两年。继去年运用大数据开展惠民政策落实情况监督检查工作后,2017年5月,启动了全省运用大数据对精准扶贫政策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重点围绕12个精准扶贫项目政策的落实情况展开,有力促进了扶贫政策落实。

  海量数据从何而来?

  湖北省委、省纪委强化组织领导,加强顶层设计,督促8个省直相关职能部门联手,实现信息共享。以身份证号为关联,从扶贫、民政等部门调出扶贫对象信息数据,从公安、房管等17个部门收集扶贫对象的户籍、房产、从业、车辆等48项比对数据。

  为确保数据真实全面准确,湖北强化数据采集责任,开展数据收集“回头看”,督促各部门反复采集、补缺、纠偏,防止发生删除、篡改、隐瞒数据现象。一旦出现上报虚假数据、数据采集工作不力造成严重后果的,问责绝不手软。

  “大数据”的优势在哪里?

  相比传统的受理群众举报后开展核查、明察暗访抽查等方式,“大数据”督查具有快捷、全面、准确、主动等多种优点,大幅提高了纪检机关主动发现问题的能力。随着数据比对核查工作的深入推进,一个个向扶贫“奶酪”伸手的问题被扒了出来。

  “真是糊涂了,为了一点私利,我在申报时把自己写成残疾人,把妻子写成了重病。”鄂州市梁子湖区将人口户籍等信息导入“大数据”平台,很快便揪出了“装穷装病”的涂家垴镇干部黄某。

  把惠民政策、扶贫政策当作笼络人心优亲厚友的“礼品”无原则送人,这样的人不仅遭到群众白眼,大数据的“天眼”也绝不会放过。

  “数据显示这个人明明不是当地常住非农业人口,为什么还能享受城镇低保?”宜昌市点军区民政局的张某没想到,自己退休后还背了个处分。数据比对核查发现的这起问题线索,让他优亲厚友的违纪问题曝了光,他本人也因此背上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

  死人竟成扶贫对象、去世老人仍在领取粮食补贴、编造虚假资料骗取扶贫资金……一批扶贫领域违纪问题浮出水面,而在过去,想发现这些问题如同大海捞针,难度极大。

  通过“大数据”督查,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向职能部门和党员干部不作为、乱作为,搞数字脱贫、虚假脱贫,以及贪污侵占、以权谋私、截留挪用、违反政策等8个方面重点问题“亮剑”,狠拍啃食群众获得感的“苍蝇”。

  基层“蝇贪”被查处,让群众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要不是咱纪委运用大数据监督检查严,还真不知道拿这个欺负老百姓的村领导咋办呢?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儿俺就找纪委。”随州市曾都区万店镇红石岗村村民感慨道。

  “大数据”发现的问题线索如何运用?

  针对查实的扶贫领域问题线索,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督促对每一个查实的问题逐个整改到位,实行销号管理,该停发的停发,该取消的取消,该追缴的追缴,该落实政策的落实政策,把扶贫政策真正落实到为贫困群众解决实际问题上。

  对查否的疑点线索不搞“一否了之”,按照不少于30%比例进行复核,全省成立三千余个复核小组对55万个查否的问题进行复核。对经复核再次查实的问题,督促立行立改,对违纪违规问题严肃问责。

  除了在扶贫领域提高发现违纪问题的能力方面有着显著优势外,大数据还能“暴露”各职能部门在扶贫领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湖北通过大数据分析,总结出扶贫领域一些突出问题的发生规律,制度建设方面存在的不足,督促党委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有针对性地完善制度措施,堵塞监管漏洞。目前,扶贫项目资金管理、审批、发放、使用、公示等相关流程和制度正在进一步规范。省扶贫办印发了《贫困人口识别负面清单》,明确从申报时就启动贫困人员数据比对,从源头上堵塞不正之风滋生蔓延的漏洞。(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张祎鑫 | 湖北省纪委 吴美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