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巡访31省区市 落实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电视电话会精神情况>31省区市

【巡访31省区市 落实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电视电话会精神情况】系列报道

云南:斩断伸向扶贫"奶酪"的"黑手"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7-08-21 08:00

  88个贫困县、360万贫困人口,云南省山地面积达94%,仅昆明就有3个国家级贫困县区,在全国省会城市中绝无仅有,脱贫攻坚难度可想而知!

  1.36万名省州县领导干部、1.76万个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挂包4277个贫困村,59万名干部职工结对帮扶159万户贫困户,6770支驻村扶贫工作队、37379名驻村扶贫工作队员、6006名贫困村第一书记直接到村到户,脱贫攻坚工作力度空前!

  2017年省级财政投入专项扶贫资金46亿元。昆明全市今年前5个月累计投入各类扶贫资金38.08亿元。在大量资金投入过程中,纪检监察机关监督执纪问责任务异常艰巨!

  云南省纪委认真落实中央纪委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精神,紧盯问题线索,今年1月至7月,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收到扶贫领域涉嫌违纪问题信访举报线索1361个,查处问题数417个,查处528人,其中,问责221人,通报曝光206人,坚决斩断伸向贫困群众“奶酪”的“黑手”。

  手机导航进村、打着电筒入户,深挖细查问题线索

  “发现问题线索,严肃查处问责,是纪检监察机关加强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的主要方式。”云南省纪委负责人表示,这个问题解决不了,监督执纪问责就难以推进。

  “我们在查找问题线索时遇到了制度性障碍!”各地普遍反映,以往贫困县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经济社会发展实绩考核办法,对涉及违反扶贫资金管理使用规定、发现违纪违规问题的,就评为C级。

  “这条规定很严,但实际效果是让大家不去积极地发现、反映、解决问题,而是想办法回避、掩饰、不报问题,形成了梗阻。”云南省纪委及时向省委报告,引起高度重视,省委决定修改考核办法。

  制度阻碍破除了,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创新方式方法,多举措畅通渠道,除“信、访、网、电”四位一体举报受理平台外,还主动走出办公室,不打招呼、不发通知、不听汇报,直接进村入户,深入群众家中收集问题线索。

  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县纪委干部深入实地核实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有关问题线索。(杨庆国 摄)

  “线索不找我,我就找线索,为了抽查核实,我们就通过手机导航进村、打着电筒入户。”红河州纪委干部表示,如果白天群众下地劳动,我们的干部就晚上到群众家里了解情况。

  “村干部在场,有的群众有顾忌,不敢讲真话,我们就避开村干部,直接进村入户,和群众拉家常、讲政策,打消他们的顾虑,了解真实情况。”曲靖市陆良县第五纪工委副书记、监察分局局长杨岚和同事参加县纪委组织的专项督查,每天步行1.8万步以上。

  曲靖市罗平县通过“隔级督查”,访邻问友收集问题线索,即县纪委直接抽调督查组到村组,与群众面对面收集、一对一处置。今年以来,发现问题线索38个,立案查处12人。

  昆明市寻甸县纪检监察干部戴“小红帽”入村,亮明身份,收集问题线索。今年以来,发现扶贫领域问题线索14个,问责23人,问责3家单位,立案7件,给予党纪处分13人。

  云南省纪委驻省政府办公厅纪检组对相关问题线索进行了3级排查,对排查出的312个问题线索按程序全部移交办理。

  7月以来,各州市、县(市、区)纪委以及省纪委各派驻(出)机构排查出扶贫领域问题线索共计652个,其中,各州市、县(市、区)纪委排查问题线索474个,省纪委各派驻(出)机构排查问题线索178个。

  谁敢动扶贫“奶酪”,谁就要付出代价

  “排查移交问题线索总量不够多、责任落实还存在盲区、线索排查和移交质量还需提升……”云南省纪委的通报直指问题。

  “我们坚持目标导向、问题导向,带着问题去、针对问题查,建立线索排查、线索移交、线索处置、问责追责、报告通报五项工作机制和制度。”云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陆俊华表示。

  直通“最后一公里”监督检查的做法,在全省范围内全面推开。纪检监察干部进村入户、东奔西走,监督触角直抵“神经末梢”。

  “6年多时间,红河州泸西县永宁乡大中寨村党支部书记陶永兴违规领取弟弟陶某某一户3人的低保金归自己使用。”接到举报后,红河州纪委包案督办,泸西县、永宁乡两级纪委跟进调查,迅速查清了陶永兴长期侵占群众低保金的事实。

  对自己的弟弟都敢“下手”,那么对其他人呢?办案人员继续深挖,很快,陶永兴先后8次冒领村民陶某某的养老金共计5020元、先后7次冒领张某某的养老金共计3930元的问题浮出水面。陶永兴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7年5月18日,云南省陆良县纪检干部在大莫古镇小跌水村走访群众核查扶贫政策落实情况(王勇 摄)

  纪律是红线,谁敢动贫困群众的“奶酪”,谁就要为此付出代价。勐海县民族小学原校长丁志荣、原司务长李凌宇套取贫困寄宿生生活补助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涉嫌违法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寻甸县功山镇侵害群众利益的任建荣、李文金、毛吉忠被开除党籍,受到严肃处理……

  今年1至7月,昆明市查处扶贫领域违纪问题11个,处理领导干部18人,其中,给予党纪处分10人,诫勉谈话4人,通报批评4人。

  点名道姓公开通报曝光形成震慑

  打开云南省纪委网站“曝光台”栏目,扶贫领域违纪案例赫然在目。对违纪典型案例的通报曝光,在云南已形成常态,典型案例的警示教育作用明显。今年以来,云南省纪委网站共通报曝光扶贫领域典型案例83起141人。

  “优亲厚友受处分,新任村官悔不当初”的标题就是5月17日在“曝光台”栏目中,通报曝光的一个典型案例。泸西县白水镇果衣村委会副主任赵小其在上报本村贫困户建房贷款申请名单时,擅自改变集体研究决定,优亲厚友,违反了纪律,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看到自己的名字在网上,面子都丢尽了,我对不起组织和家人,也辜负了那些信任我、选我当村委会副主任的群众。”面对记者,赵小其深表愧疚。

  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纷纷拿起点名曝光的利器,不断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有的以书面形式进行通报,有的以网络形式进行曝光。

  除了对违纪典型案例进行通报曝光,云南省还加大对扶贫工作不力问题的曝光力度。

  “作为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请假没有按照规定办理审批手续和报备,我向组织承认错误。”麻栗坡县扶贫开发局副主任科员徐某某弄虚作假,驻村队长被问责的情况被全省通报曝光。

  昆明市利用互联网平台,开发在线监督软件,实行了“微信”打卡,对扶贫干部进行在线监督管理,让“不作为”的扶贫干部无处遁形。

  “脱贫攻坚是必须打赢的‘硬仗’、必须拿下的‘山头’,全省纪检监察机关要解决好脱贫攻坚监督执纪问责‘能不能’‘敢不敢’‘会不会’的问题,切实把脱贫攻坚监督执纪问责的职责担在肩上、落到实处。”8月15日,云南省纪委召开全省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参会人员一竿子插到村,6.3万人参会。云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陆俊华在会上对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进行再检查、再动员、再部署。

  云南在畅通群众诉求“五级联动”监督平台的基础上,增加“脱贫攻坚监督执纪问责”窗口,让监督插上科技的翅膀,延伸到村,提高线索举报处置时效,群众足不出村,就可以反映问题。(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洪涛 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何咏坤 通讯员 陈永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