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单 > 互动交流

炼心方可致远

——读《人类的群星闪耀时》

来源:中央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04-17 15:50

  在历史的大海落潮后,茨威格捡拾着七彩的贝壳;当人类的群星闪耀时,我感受到清冷的禅机。斯蒂芬·茨威格的中短篇小说,我曾读过不少,但像《人类的群星闪耀时》这样的历史特写,仍然给了我前所未有的震撼与感悟。《中庸》有言:“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从茨威格笔下的这些历史人物来看,他们有着彪炳史册的成就、充满传奇的人生,但在情绪的把控上,鲜有能够做到“中节”的程度。这些故事无时无刻不在警醒我们:心不定,功难竞;唯有炼心,方可致远。 

  从巴尔沃亚探索太平洋的壮举,我看到了对荣耀的渴求。巴尔沃亚是一个来自西班牙的叛乱者和亡命之徒,为了逃避朝廷的绞索,他必须找到“通向印度的南边的大海”,并向国王献上大量的黄金。尽管初衷是卑微的,但一旦踏上跋涉之旅,“见到太平洋的第一个欧洲人”的荣耀让巴尔沃亚展现出了惊人的勇气。他带领士兵和狼狗,穿越令人窒息的沼泽地,在毒藤蔓中开凿狭窄的坑道,战胜昆虫的叮咬和印第安人的袭击。当名垂青史的时刻终于到来时,巴尔沃亚煞费苦心地设计了登顶程序,签署了正式文书,还为自己举行了庄严的仪式。但是,对荣耀的渴求既让他建立了英雄业绩,也让他在对土著人的大屠杀中堕落为令人唾弃的罪犯,而“千古流传的美名”让心怀仇恨和嫉妒的总督将他送上了断头台。

  从苏特尔失去黄金国的故事,我看到了对金钱的执着。《庄子》云:“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鼹鼠饮河,不过满腹。”人对物质财富的追求,也应当有个限度。苏特尔显然没有明白这个道理。当他因为自己的土地上突然出现大量黄金而遭到全世界的掠夺时,他确实是个不幸的人。当他振作精神,带领三个儿子重新经营农业并保全了“肥沃得出奇的土地”时,又可谓不幸中的万幸。但是,他并没有对当时的无政府状态作出充分的认识,又或者是对金钱的执着让他冲昏了头脑,促使他不顾一切地提出了索赔的诉讼。讽刺的是,当法官判决“苏特尔对这片土地的权益要求是完全合法和不可侵犯的”时,他竟然成了一个“失败最惨的人”。暴徒们杀害了他的儿子,洗劫了他的财产,让他在行乞中走完了悲惨的人生路。

  从歌德苦恋乌尔丽克的悲歌,我看到了对爱情的痴狂。“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歌德作为“被德国和欧洲誉为本世纪最有智慧、最成熟、最彻悟的哲人”亦未能免俗。当他在玛丽恩巴德疗养时,这位74岁的老翁“整个心灵被那古老的魔法师——永恒的爱的魅力所攫住”,疯狂爱上了19岁的小姑娘乌尔丽克。印度民歌唱道:“当你沉沦爱河时,你不会清醒,也不会沉睡。”幸运的是,歌德在求爱遭到拒绝后,通过创作《玛丽恩巴德悲歌》,摆脱了“为爱痴狂”的状态,并“经过悲痛欲绝的哀诉而进入永远宁静的境界”。歌德“炼心”的过程,生动诠释了一句古语:“君子不能灭情,惟事平情而已;不能绝欲,惟期寡欲而已。”

  从这14篇历史特写中,我们还能看到南极探险家斯科特的坚忍不拔、实业家菲尔德的不屈不挠、政治家西塞罗的孜孜不倦……在面对荣誉、金钱、爱情等考验时,保持淡泊宁静的心态,客观面对、正确分析、审慎处理,我们才可能行稳致远。(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纪委监委 王洋|责任编辑 郭力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