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单 > 互动交流

读书需趁早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2-06 10:15

  这里面有两个意思:第一,趁着童年、少年的这段时期,多读书。时至今日,很多的书,我都是儿童时期阅读的,无论是《唐诗三百首》《千家诗》,还是《道德经》《庄子》等,以至于一些爱心教育、童话故事书。一直到年轻的时候,阅读了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这些书。

  第二,要“加码”读书,要“超前”读书。这个说法可能和某些人所提倡的循序渐进不完全一样。因为,我在特别年轻的时候,甚至是后来,都有一个习惯,即若这本书我能懂30%—40%的话,就一定要去读。在阅读的过程中,直到读完了以后,大概就能懂50%或60%了。如果我已经有这样的理解程度了,待回头再来翻翻的话,差不多80%至90%,甚至于100%都能读懂了。可以说,许多书我都是这么读过来的,如《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像这些东西,我当时都已经能背诵下来了,可并不太懂,但我也先把它背下来再说。

  其实本人的英语并不好,还没有过关。但是,我也认真阅读过英语的书,如海明威的短篇小说集。另外,我和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很有缘,我们是同一届领取了意大利蒙特罗文学奖的。有趣的是,我们都是很早起床,又总是在早餐之前相约去游泳。她的书很好读,因为里面的句子比较短,如《金色笔记》《非洲的笑声》等。当然,我也爱读艾米莉·迪金森的意象派诗歌和约翰·奇弗及其女儿回忆父亲、回忆家庭的书。这些我都是从英文书中读下来的,而且我觉得基本上都懂了。

  我很喜欢做一件事,或许这对于那些真正想学好外语的人而言,并不是好办法,即“连蒙带猜”。我经常发现,从字典中查出来的结果和自己猜测的结果相差无几。所以,我觉得这种“加码”读书、“超前”读书,能够使得自己的学习细胞活跃起来,这确实是一种好办法。

  ——选自王蒙《诗酒趁年华:王蒙谈读书与写作》(商务印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