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单 > 互动交流

我读《中国古典文心》之:亲近古典 聆听文心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8-01-12 15:26

  顾随,字羡季,笔名苦水,别号驼庵。中国韵文、散文作家,理论批评家,美学鉴赏家,讲授艺术家,禅学家,书法家,文化学术研著专家。顾随先生的学生、红学泰斗周汝昌这样评价他的老师:“一位正直的诗人,而同时又是一位深邃的学者,一位极出色的大师级的哲人巨匠。”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顾随先生认为:“一种学问,总要和人之生命、生活发生关系。凡讲学的若成为一种口号或一集团,则即变为一种偶像,失去其原有之意义与生命。”

  这些年来,每当看到身边行走匆忙的步伐,每当有机会静静独处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想着:当我们吃遍了快餐,玩遍了游戏,逛遍了商城之后,我们能够得到了什么呢?我们又忽略掉什么呢?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过后,我终于惊喜地发现了,我们唯一得到的应该只是一时物质满足,我们忽略的却是长久文化心灵润泽,很多时候,我们是宁可狭隘满足一时之需,却不无遗憾地遗失一世之美,这情形与“捡了芝麻丢西瓜”其实并无差别,两者之间,孰轻孰重,自见分明。

  我完全深信文化灵感是需要契机和共鸣才能激活。开始知道顾随先生,是因为叶嘉莹先生;知道叶嘉莹先生,则是因为央视节目《朗读者》。掐指算了算,从《朗读者》联系延伸到顾随先生,实则是反复饶了很大圈圈,但终究庆幸的是,我终于有机会间接“听到”先生的课,这种穿越时空而来的文化渗入共通感觉,真是太好!

  这就是为什么我的眼前会有《中国古典文心》的缘由。我特别喜欢书中顾先生和学生那张合影,虽然时光过去整整有七十多年,但是还是无法改变文心的恒久美好。我既想说,如果时光得以倒流至那个年代,我会努力成为先生的学生,也许照片中也会有我稚嫩身影。我还想说,那个年代的老师真是很幸运,因为有无数虔诚仰望和靠近的学子;那个年代的学生真是好幸福,因为有无数主动牵手和引路的大师!

  言至于此,或许于不经意间,我们开始小心翼翼触摸到中国古典文化珍贵而美好的那一面。这是那个苏醒年代的文化传承接力,这是那个蓬勃年代的文化诗意雕刻。即便不无遗憾的是,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那一切也无法倒流了。我就这样,想着想着,看着看着,望着望着,突然莫名其妙涌起深深的怀念之情和浓浓的妒忌之意,怀念是怀念那些学生的老师,妒忌是妒忌那些老师的学生。

  经师易得,人师难求。叶嘉莹先生说:“(顾)先生的作品则大多是源于知识却超越于知识以上的一种心灵与智慧和修养的升华……先生所予人的乃是心灵的启迪与人格的提升。” 周汝昌先生也说“先生是一位真正的诗人,而同时又是一位深邃的学者,一位极为出色的大师级的哲人巨匠。”先生之所以堪称为“大师”,在于他能把中国古典文章讲深和悟透,在于他能汲取并传播古典文化所蕴含智慧力量,并且很好地将这些历史文化精神宝库传承开来,真正给予学生和后人深邃的学问启蒙和人生启示,这便是大师的崇高人格境界和丰富学问坐标,这些不会因时间的流逝和生命的逝去而淡化模糊掉,相反地会更加历久弥新而大放异彩。

  我们该如何定义“文心”呢?“文心”,意指“为文之用心”,据南朝刘勰所著《文心雕龙·序志》中说:“夫文心者,言为文之用心也。” 《中国古典文心》从《论语》和《文选》,到《文赋》和文话,顾随先生这样一开口就娓娓道来,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先生讲得那般地引人入胜,学生听得那般地心驰神往,课堂到处洋溢的是满满的文化温度和智慧气息,先生这样完美将文章和人生有机联系在一起,将经典和美好和谐熔铸在一块,为我们提供进入古典文化宝库“金钥匙”,听着这样有历史余温的文化课程,我们顿时有了醍醐灌顶的意外之喜,听着这样有文化热度的历史妙音,我们除了使劲“叫好”外,肯定再也寻不到更加贴切词语来比拟形容了。

  “我想静一静,我想静一静,我想静一静……”是不是常常可以听到这句再熟悉不过的话呢?我想是的,历史的脚步一直就没停止过,文脉的声音一直没中断过,我们总会感到人生匆匆而忙忙,单薄无助的我们没有办法刻意记得什么,也没有办法任意抓住什么。正因为这样,我们是不是因此会茫然地不知所措,迷惘地晕头转向,无助地一筹莫展?那又该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尝试给自己作一次心灵深度呼吸,努力让自己重新平静下来,放松自己焦躁的心情,放空自己无尽的欲念,放开自己累赘的羁绊,最后让那些纯粹而美好的古典精髓走入我们的生活,净化我们的心情,沉淀我们的思想,如此可以如约期待的是,升华以后的我们必然就是一个与众不同和出类拔萃的自我!

  你看真实就如同现在。我会选择某个宁静的深夜,四周万籁俱寂,空灵无限,伴一杯清茶,怀一份心情,带一缕思绪,然后一页一页翻开《中国古典文心》,平静和《论语》对话,自信和《文选》融合,安详和《文赋》理论,我会陡然感觉仿佛顾随先生就在我的眼前,慈祥和蔼的大师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为我旁征而博引,为我传道与授业,为我解疑和释惑,时间终于不再是流动的时间,空间不再是变幻的空间,我就这样和先生面对着面,心贴着心,如此美好从容地亲近了古典,如此温馨幸福地聆听到文心,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感觉自己就是文化膜拜中最幸福最抢眼的那一个!

  我因此还会时不时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炫耀:我终于也算是先生的“编外”学生了,我终于也能够慢慢亲近了古典,我终于也能够静静地聆听了文心!这样的文化触摸真好!(福建省南安市纪委  姚添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