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论坛>读书>推荐书目

最美的节气诗词

作者:韩可胜等著 出版单位: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9-01

  图书简介

  本书分春夏秋冬四编,以一年中的二十四个节气为题,每个节气下选编与节气相关的古代诗词,加以赏析。所选诗歌均为耳熟能详的经典名篇,帮助读者在阅读古代诗歌的同时,了解古代节气相关知识,普及传统文化。各节气下除了主选的诗歌外,另外配有二至三篇延伸阅读,帮助兴趣的延伸与知识的迁移。

 

  图书目录

  《春》

  序

  前言从《二十四节气歌》讲起

  第一章 立春——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

  第二章 雨水——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第三章 惊蛰——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第四章 春分——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第五章 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第六章 谷雨——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

  《夏》

  第一章 立夏——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第二章 小满——老槐苍苍嫩槐绿,小麦青青大麦黄

  第三章 芒种——一把青秧趁手青,轻烟漠漠雨冥冥

  第四章 夏至——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

  第五章 小暑——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第六章 大暑——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

  《秋》

  第一章 立秋——睡起秋声无觅处,满阶梧叶月明中

  第二章 处暑——秋风清,秋月明

  第三章 白露——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第四章 秋分——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第五章 寒露——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

  第六章 霜降——渡船满板霜如雪,印我青鞋第一痕

  《冬》

  第一章 立冬——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

  第二章 小雪——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

  第三章 大雪——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第四章 东至——一九二九不伸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第五章 小寒——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末

  第六章 大寒——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延伸阅读

念入心中的诗


图片选自《最美的节气诗词》

  我的书房挂着当代西方哲学研究权威、九十六岁的张世英先生给我写的条屏:“超越现实只有两条:诗和哲学。”这是德国哲学家谢林的话。在精神的自由王国中,诗和哲学乃至宗教都是相通的。诗,是人精神皇冠上的明珠。张先生勉励我,做美学研究,不能忘记诗。

  诗的力量是巨大的。读先秦文章,《左传》之类的历史著作记载着那个时代社会政治的历史,而《诗经》不啻为那个时代心灵史的记录,它使我们又能聆听到那个时代青春的声音。读像“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这样的诗句,突然心敞亮许多,觉得人世原来如此美好;读“荏苒柔木,言缗之丝;温温恭人,维德之基”的警句时,有一种切理厌心的通透,瞬间里,自己的心灵也似乎变得柔软起来。

  诗是美好的,它是天国的逸响,触及人的生命深层。诗能穿透时间的帷幕,将千年之前曾经有过的欣喜和感动,在一个片刻降临到你的心扉。读“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生命脆弱所带来的惆怅一下涌起,在惆怅中体会出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道理,或许能坚定你汇入这个世界的决心。

  诗,是人精神书写的简洁化表达。不要总将它看作无病呻吟、絮絮叨叨。我们国家的哲学常常是以诗书写的,我们的文明在一定程度上是诗缔造的。我在做中国传统艺术研究时,深深感到,中国艺术其实就是诗的变奏。没有诗,我们的文明将是暗淡的。诗,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真正文明基因,它是一种无形的维系,将上下四方、古往今来裹为一体。阳春助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我们无时无刻不沐浴在诗意的氛围中。

  诗,是自我的吟咏。有人说,这里多半是逃离现实的遁词。但在我看来,诗,非但不是躲在自己篱墙内的孤独吟唱,而是汇入到更宏阔世界的必然进阶。读诗,爱诗,培植诗的情怀,点亮心灯,汇入到天地间无限的光明中。诗,往往被视为不切实际,是出离现实后的清唱,似乎总带有空幻不实的意味。但细细想来,难道我们天天纠缠在现实的功利中就是关心现实,计较着与自己相磨相戛的利益就是脚踏大地?诗,使人跳脱现实的漩涡,更好地俯瞰现实和人生,在变化的世界表相背后,看那不变的真实。“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这样的诗,似乎给我们打开一扇新世界的门。

  诗,常常和感伤联系在一起。“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读之使人情动;“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回味让人情迷。这样的当下,是需要诗的。当一个生命没有诗时,有些东西就开始枯萎了。你不一定成为诗人,但不能丢失诗的情怀。宇宙生命是以诗写成的,没有诗,天地将失落光彩。当一切都以物质的价值来衡量时,当面对生命的凋零无动于衷时,当垂暮的气息笼罩着少年的面庞时,当污秽的语句从曼妙的身体中传出时,我们知道,这时候,是需要诗来出场了。识字不等于识事,知识不等于智慧,油脑肥肠并不决定生活质量的提升。其实,诗,不是让你颓废,只是让你恢复被物质洪流夺去的动能。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诗人,但我们必须首先有这个意愿。

  宝宝念诗,与其说将诗性种在幼年的心灵中,倒不如说发掘人本性中与生俱来的诗的基因。脱略外在大叙述,激活孩子心灵深处的言说系统,抖落文明中附带的虚与委蛇,以天真、平和与开朗去塑造生命。世味年来薄似纱,从孩子做起,或许能让未来多一些理想。一个诗意的时代,一定是有意味的时代;一个诗意的人生,是可以期待的人生。可胜兄要做的,就是在这开始处用力,在起点里立意,在还没有很多尘染的时候,呵护真性的因子。人在这世界上,不可能不被染,或净染,或污染,读诗,其实就是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清净,给这场生命的拔河送去赢的力量。(作者:朱良志,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来源: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