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20

2020丨公元720年代,

拜占庭圣像破坏运动这样发生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6-19 15:43

(脚本撰写:沈东方 视频统筹:刘芳源)

  上期回顾

  唐代开元年间,为了规范各级政府机构行政并提高行政效能,唐玄宗颁布敕令,要求编修一部国家政典。由时任宰相领衔组织编修工作,经徐坚、韦述等饱学之士长达十六年的努力,编成典章体巨著《大唐六典》,在国家行政立法方面达到了较高水平,体现出当时的制度文明成就。

  本期提要

  圣像破坏运动是一场披着宗教外衣的争夺世俗权力的斗争。这场历经一百多年的运动,极大地削弱了拜占庭帝国教会,奠定了此后教权从属于皇权的格局,并影响了东正教在近现代民族国家中的地位。同时,东西教会之间的裂痕进一步加深,最终导致双方在1054年的大分裂。这场运动将社会财富重新分配给军士阶层,扭转了帝国的不利处境,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巩固了拜占庭帝国的统治。

拜占庭宫廷内围绕圣像问题的辩论

  利奥三世称帝

  公元717年3月,利奥三世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加冕为帝,结束了拜占庭帝国长达20年的政局动荡。利奥三世出身于牧民,早年曾经帮助查士丁尼二世复位,并向拜占庭进献牲畜,得到赏识,被任命为军区首领,由此开始了政治生涯。

  利奥三世是通过联合阿拉伯人推翻皇帝狄奥多西三世上位的,但是他当上皇帝后并未兑现此前许诺阿拉伯人的条件,所以,他一称帝就引起阿拉伯人的进攻。利奥三世不愧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和军事家,面对阿拉伯军队围困君士坦丁堡一年的局面,他凭借着君士坦丁堡的防卫优势,临危不惧、沉着应战,在718年击败了入侵的阿拉伯军队,暂缓了来自阿拉伯的威胁。

  在反击阿拉伯军队的战争中,利奥三世借助了一种秘密武器——希腊火。希腊火,是拜占庭帝国所发明的一种以石油为基本原料的武器,可以在水上燃烧,特别方便用于海战。据记载,作战时将希腊火装到特质的管中,利用压力造成喷射,可以把希腊火喷射出一定距离,这为拜占庭帝国立下了功劳。

  内外交困的局面

  在利奥三世时期,教权与皇权的矛盾已不单单是在宗教层面的斗争,而且交织着错综复杂的政治和经济矛盾。与教义分歧相伴随的,是皇权与教权的权力争夺。作为上帝代表的教会掌握着精神领域的至高权力,进而占据着处理宗教乃至世俗事务的道德高地。

  在392年基督教被确定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后,帝国境内众多异教徒纷纷被迫或主动皈依了基督教。为了满足在底层及偏远地区传教的需要,传教士开始通过在教堂中绘制部分《圣经》题材的宗教画作或制作圣像的形式宣传教义,极大地推动了基督教的传播与发展。在饱受古希腊罗马文化浸染的近东地区,圣像崇拜自6世纪就已盛行。

  但是,圣像逐渐演化为基督教会聚敛财富的重要工具。教会接受了大量捐赠,积累了巨额的地产和财富,甚至拥有自身的庄园,而且享有免税等诸多特权,俨然成为了国中之国。大量民众为了免除各种赋税和徭役,也纷纷依附于教会,充任教职人员,导致社会问题。甚至有资料显示,教会拥有拜占庭帝国一半的田产。

  自公元7世纪初,阿拉伯人强势崛起,占领了拜占庭帝国在西亚和北非的大量地区。717年,阿拉伯陆海军就第三次兵临君士坦丁堡城下,一度威胁到拜占庭帝国的生存。不过,如前文所述,在坚固城墙的阻隔、希腊火的运用、瘟疫的袭击以及拜占庭军队的联合阻击下,阿拉伯军队被迫于一年后撤军。与此同时,罗马帝国边境地区的民族和部落不断内迁,斯拉夫人和阿瓦尔人等不断侵扰拜占庭帝国的巴尔干腹地。

  帝国内部的矛盾不断激化,地中海西部领地寻求脱离帝国的控制,民众也时常掀起暴动。从希拉克略时期推行的军区制,在一定程度上阻滞了帝国的衰落,但是这个体制随着国家土地的减少及财富的损耗而压力日增。

  然而,拜占庭帝国的大量土地处于教会的控制之下。世俗政权不仅面临着教会权力的挑战,而且迫切需要解决内忧外患的困局。阿拉伯帝国强势崛起,拜占庭帝国的领土不断丧失,物质财富损耗严重。既然不能通过外部征伐的方式获得土地和财富,那么帝国便只能将境内有限的资源重新分配,因而教会所掌握的大量财产便成为世俗权力的目标。

意大利画家莫雷利绘制的圣像破坏者

  利奥三世与教会的斗争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正是拜占庭帝国的死敌哈里发叶齐德,最先于723年颁布敕令,将倭马亚王朝境内基督教堂里的所有圣像清除出去。与此同时,在拜占庭帝国的核心区域小亚细亚,则涌现出了以大主教托马斯和精神领袖君士坦丁为主的强大的破坏圣像团体,主张净化基督教信仰,反对圣像崇拜,并给帝国宫廷造成巨大的压力。

  726年,利奥三世颁布禁止崇拜偶像的法令,制止君士坦丁堡及各军区一切崇拜偶像的活动,同时还没收了教会的大量土地。法令规定教会土地必须缴税,并强迫大批教士还俗。与此同时,利奥三世还主持召开宗教会议,修订相关宗教法规,扶植支持自己的宗教势力。利奥三世的举措,拉开了持续一个多世纪的圣像破坏运动的序幕。

  恰在此时,拜占庭帝国发生了一场强烈的地震。利奥三世认为这是上帝对崇拜圣像行为的震怒,极力说服崇拜圣像的臣民,并诉诸行动,派一名军士将查尔科普拉特亚区一幅广受民众崇拜的圣像取下。结果,利奥三世的举措不仅招致了首都民众的反对,更直接导致了希腊军区的叛乱。虽然叛乱很快被镇压下去,但无疑凸显出破坏圣像运动所面临的巨大阻力。大教长日耳曼努斯、罗马主教格里高利二世以及大马士革的约翰都极力反对利奥三世的破坏圣像政策。

  然而,利奥三世不为所动,继续强制推行破坏圣像运动,下令摧毁所有圣像。730年1月,他召集了主要由宫廷要员和教会人士组成的“沉默会议”,强迫他们服从即将颁布的法令,不服从者遭到当场解职,其中就包括大教长日耳曼努斯。至此,谴责圣像崇拜的教义便因破坏圣像法令的颁布及皇帝的强力支持而具有了合法效力。在利奥三世逝世之后,圣像破坏运动进程几经反复。米海尔三世时期,摄政皇后在843年颁布反对破坏圣像的法令,虽然未曾收缴被没收的教产,但是宣告了运动的终止。

  圣像破坏运动的影响

  历经一百多年的圣像破坏运动,极大地削弱了拜占庭帝国教会,奠定了帝国内教权从属于皇权的格局,并影响了东正教在此后民族国家中的地位。由于西罗马地区相继摆脱了拜占庭帝国的控制,因此所受影响较小,基督教会的势力依然庞大,反对圣像破坏运动的态度也更加坚决。东西教会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最终导致双方在1054年的大分裂。

  在东正教会受到重大打击的同时,皇帝的权威进一步提升,在某种程度上巩固了拜占庭帝国的统治。这场运动将从教会没收得来的财产重新分配给军士阶层,稳固了军心,鼓舞了士气,扭转了拜占庭帝国的不利处境。教会地产的重新分配,进一步推进了军区制的发展。教士的地位下降,贵族和军官的地位上升,改变了拜占庭帝国精英阶层的旧有格局。军事贵族对于领地的权力逐渐扩大,拥有了经济、行政和司法等权力,推动了封建庄园制的发展,进而深化了拜占庭帝国的封建化进程。

  延续的圣像破坏运动,堪称欧洲地区基督教兴衰的重要缩影。需要指出的是,无论是世俗王权的宗教化,还是宗教政权的世俗化,圣像破坏运动是一场披着宗教外衣、争夺世俗权力的斗争。物质与精神,世俗与宗教,两者相互交织,共同推动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本栏目总撰稿为卜宪群,本期作者为山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刘昌鑫)

  中外大事记

  中 国

  公元721年

  唐玄宗令监察御史宇文融主持括户运动。

  公元723年

  唐玄宗接纳张说建议,募兵宿卫,并改政事堂为中书门下。

  公元725年

  僧一行与梁令瓒制成铜铸的水运浑仪。

  公元726年

  唐朝与契丹、奚和亲。东华公主嫁给契丹王李邵固,东光公主嫁给奚王李鲁苏。

  西 方

  公元717年

  利奥三世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加冕为帝,结束了拜占庭帝国长达20年的政局动荡。

  公元725年

  阿拔斯派在巴尔克发动叛乱,反抗倭马亚王朝的统治。

  公元726年

  利奥三世颁布了反对供奉圣像诏令,开启了破坏圣像运动。